首页 -> 2005年第21期

我没有偷那个拥抱

作者:小 狐

字体: 【



   在我7岁那年,当孤儿院最终把惊魂未定的我从那个黑乎乎的贮衣间里放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被关了整整两天。我洗了澡,刷了牙,穿上女舍监放在我床上的衣服,就准备去学校了。当我走到斯普林公园小学时,我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直走过了校舍。我的腿被马球棍狠狠地打过,所以我害怕班上其他的小孩会因为我腿上青一块紫一块而取笑我。
   我不停地走,似乎走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我来到了位于斯普林公园大道尽头的一条宽阔的大街上。我有生以来从没见过这么宽的街道和这么多的汽车。
   大街的对面是一家很大的砖砌的商店,屋顶上的招牌写着“普雷斯顿药店”。在窗户上也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这里有您想要的一切。”
   因为我非常害怕那些飞驰的汽车,所以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才穿过大西洋大街。最后,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以最快的速度冲过了那条街。当我走进那家宽敞的普雷斯顿药店时。我发现店里的人都坐在一个柜台前嚼着一种上面浮有冰淇淋的饮料,虽然我以前从没吃过冰淇淋,不过那并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那块招牌上说:“这里有您想要的‘一切’”。我想要一样非常特别的东西。于是我开始找寻它。
   我东看看西瞧瞧,找来找去,可就是找不到在电视播放的影片中所看到过的那样东西。突然一位老人抓住我的手臂,把我吓得半死。
   “你在这里干什么,小孩?”他对我吼道。
   “我在找一样很特别的东西。”我一边告诉他,一边退向墙壁。
   “你在偷东西吗?”他又吼起来,还戳我的鼻子。
   “没有,先生,”我抽泣道,“我不是小偷。”
   他把我带进办公室,接着一名警察走进来问我为什么没有去上学。我什么都没说,我害怕他会因为我从孤儿院逃出来而抓我去监狱。于是我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那名警察从我这里问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他走出办公室,找来一位25岁左右的漂亮女士跟我说话。她走进来在我身边坐下。我刚刚进商店时就看见她正站在柜台后面递送冰淇淋和饮料。
   “你住在哪儿?”她问我。“你偷东西了吗?”她想知道。
   “没有,女士。我住在斯普林公园大道那家很大的孤儿院里。我到这里来是想找一样很特别的东西。”我告诉她。
   “那么你想找的是什么呢?”她问道。
   “在你们这家大商店里有人负责拥抱小孩吗?”我问她,“我只是想要一个拥抱。”
   “在我们这家商店里一直都有给孩子们的拥抱。”她向我保证。她站起来,用双臂围着我,紧紧地抱了抱我。
   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小时候得到的第一个拥抱。即使到现在47年过去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就像它是刚刚发生的一样。
   然后她对我笑了笑,用手捂着嘴巴很快地走出了那间小办公室。我从办公室向外望去,发现商店的后门正开着。我能轻易地从那溜出商店。于是我很快走出商店的后门,一路跑回学校。
   那天的午餐我没有喝到牛奶。因为我把自己的5美分留在了普雷斯顿药店的桌子上,作为那位好心女士所给拥抱的报酬。那确实是一家“拥有世界上任何您需要的东西的商店”,而我也没有偷那个特别的拥抱。
  (于连摘自《现代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