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21期

友谊的真相

作者:孙贵颂

字体: 【



   报上刊载了这么一个故事:在美国加州的蓝鸟峡谷,住着特里维诺夫妇和他们的邻居。6月1日凌晨,那里突然发生山崩,特里维诺价值180万美元的住宅被摧毁。
   全家在匆忙逃命时,儿子劳伦斯顺手摘下了挂在墙上的一幅描绘燕子教堂的著名风景画。这幅画是特里维诺当初以不到100美元的价格从一个旧货市场买来的,已经挂了约20年。劳伦斯之所以带走这幅画,惟一的原因是他的母亲非常喜欢,喜欢燕子教堂,也喜欢这幅画。
   灾难过后,特里维诺一家找到朋友帕特·哈根,请她代为保管一下这幅画。哈根是一名艺术家,遂对画上的签名进行了研究,结果令她大吃一惊,这幅画竟是美国加州一名匈牙利裔先锋画家约瑟夫·克莱茨的作品!他已于1931年去世,此画目前至少可卖到50万美元。
   哈根立即打电话给特里维诺,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看完这个故事,我开始思考:如果放在我们这里,“哈根”会告诉“特里维诺”真实情况吗?
   不妨来个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特里维诺是个不懂艺术品的人,他买这幅画和常年挂这幅画,仅仅是因为喜欢而已。
   而哈根是一位艺术家,识货,她一看这么一幅价值不菲的名画,干吗不找一个借口留下来呢——说画让我不小心洒上水了、弄脏了甚至弄丢了,我愿意按原价赔偿你。
   欲留之画,何患无由?
   会不会这样呢?
   以我的判断,肯定不能都是如此,但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是这样的。
   与这个故事有些异曲同工的,是刘旦宅先生。
   刘旦宅是当今上海人物画的大家。曾在《文学报》上看到一篇写刘先生的文章。
   一次,他给朋友打电话,告诉朋友:“某处正在组织拍卖字画,你赶快把我送你的那幅《泼水节》拿去卖了!”
   朋友一听,说:“这怎么行!你送给我的东西,我却拿去拍卖,哪能如此不仗义!”
   刘旦宅说:“这有什么不仗义?是我让你卖的,你尽管卖就是!”朋友于是拿去卖了。
   朋友要将钱还给刘旦宅先生,刘先生又说:“画是我送给你的,就是你的东西,你卖了多少钱,与我无关。这笔钱,正好可以做你家小妞出国的费用。”
   有人认为,朋友之间的友谊不能以金钱计算。
   其实,真正考验友谊的,有时恰恰是金钱。金钱面前不为所动,如哈根,是一种;如刘旦宅,又是一种。这两种情况,都是通过“孔方兄”来做“证人”的。结果不但验证了双方友谊的牢固,而且更映照出人格的崇高。
   中国早有“亲兄弟,明算账”的古训,何况朋友?平时在一起,你好我好大家好,亲得跟一家人似的。可是一到讲钱的时候,就一反常态,换成另一副面孔了。“麻将桌上无父子”,说的就是与钱字打起交道来,六亲不认。
   生活在滚滚红尘中,至爱亲朋之间,不可能没有钱财的接触和交往,那种所谓“淡如水”的友谊几乎是不存在的。
   至少,我们不能作为常态来看待。在金钱面前,自觉地维护朋友的利益,真心诚意地帮助朋友,吃亏得失不计较,有勇气担当,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李洪摘自《济南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