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21期

难忘的机场晚餐

作者:王惟震

字体: 【



   几年前,我从旧金山到新奥尔良出公差。在查阅行程安排的时候,我注意到在达拉斯机场转机的间隙,有一段自由支配的时间。于是,我打电话给达拉斯的朋友卢克说:“卢克,我要在达拉斯机场转机,中间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如果你来接我,我请你吃晚饭。”卢克爽快地答应了。
   当飞行员宣布由于空中交通管制,飞机将在旧金山机场推迟几分钟起飞时,我并未在意。但随着时间一再拖延,我变得越来越烦躁不安。因为每过去一分钟,就意味着我和朋友见面的时间少一分钟。
   飞机到达拉斯时晚点一个小时。这样一来,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和卢克共度了,而且,我还要转机。所以,我估计和卢克共进晚餐看来是没戏了。
   当我走下飞机时,卢克正站在人群中等着接我呢。 “嗨,卢克,”我满怀歉意地说,“谢谢你来接我,希望没让你等太久。”
   “哦,没关系,”他轻松地答道。“我提前打了电话,知道飞机晚点。”
   “噢,那就好,”我回答说,“呃,抱歉今天不能请你吃晚饭了,下次一定补上。快点儿,我们去找找转机口。我们边走边聊吧。”
   说完,我向前走去,但卢克却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我可是非常想和你一起吃晚饭啊。”他对我说。
   我疑惑地回头看着他,笑道:“你说什么呢?除非你也买一张飞往新奥尔良的机票,我们今天才能共进晚餐!”
   “我们这就去晚餐,”卢克胸有成竹地答道,“相信我,我已经全都安排好了,你就跟我走吧。”
   他说着拎起我的一个包径直向前走去,过了安检。无奈的我只能紧紧地跟在他后面,心里暗暗埋怨他,并且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越来越感到焦急。这时,他跑了起来,进了多层停车库,而我则跟在他后面跑着,心想:“现在要坐他的车去饭店吃晚餐,再返回来赶飞机,这简直是不可能!”
   我们飞快地跑下多层停车库的一小段楼梯,然后又迅速地穿过好几排汽车,才来到卢克的汽车前面。这时,我立刻发现在他汽车旁边的停车位上,他早就已经摆好了一张折叠桌。
   卢克不由分说地掏出车钥匙,打开了汽车的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块野餐用的方格桌布,潇洒地将其展开铺在桌子上。接着,他又拽出两把折叠椅展开在桌旁。然后,是一瓶香槟酒和一大罐开胃菜。接着,他在桌子中央点上了一根蜡烛。
   就这样,在停车场中央,我们面对面地坐着,互敬着香槟,开心地笑着。不过,这可惹恼了那些找位置停车的司机了,因为我们占了停车位。然而当他们驶近看清楚之后,许多人都惊讶地笑了。
   离飞机起飞只剩7分半钟的时候,我们把所有东西都收进后备箱,便撒开腿跑去赶飞机。当我们迅速地通过安检回到23号登机门时,距离飞机起飞仅剩下5分钟了。但是,我和卢克竟然忘了我要转乘的那趟航班是在31号入口登机,是在另外一个候机室!要知道在5分钟的时间里,从第二候机室赶到第三候机室再登上飞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时,我快急疯了。但是,卢克好像早有准备似的,他招手拦下一位驾驶电动车的机场职员,接着我和他一起跳上车的后部。
   “我们的飞机还有3分钟就要从31号登机口起飞了!”卢克恳求道。
   这位司机立刻接受了这严峻的挑战。他把车开得像参加国际汽车大奖赛似的,左突右冲,躲避着过往的行人,我们不禁一次又一次地为他大声鼓掌喝彩。就这样,一路上,我们笑着、叫着,不停地为他叫好着。
   当我们赶到登机处的时候,离起飞时间只剩下几秒钟了。乘务员故作生气地厉声责备道:“你刚才干什么去了?你以为我们会在这儿为你等上一整天啊?赶快上去!”
   她一把夺过我的机票,催促我上了飞机,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舱门。我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刚才的历险令我心潮澎湃。
   在整个飞行过程中,我和卢克共进晚餐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但是,我忽然意识到,整件事发生得太快了,我竟然没有找到机会好好谢谢他。因此,飞机一着陆,我就立即给卢克家打电话:“卢克,你为我所做的一切真是太棒了!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你不必感谢我,”卢克平静地答道,“已经有人代劳了。”
   “什么意思?”我问道。
   他解释道:“当我回到车上时,我发现在挡风玻璃上插着一枝花,还夹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个愿意为他人做这样事情的人一定是一个心灵美好的人!”
  (杨洋摘自《英语文摘》 2005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