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21期

珍惜

作者:利芬萍

字体: 【



   就像珍惜那条樱花筒裙一样,我也十分珍惜我们鲜奶甜品店里精美的餐具。每晚关店后,我都要把那些客人喝过的碗仔细地洗干净,再放到消毒柜里去高温消毒。
   可是,在我接待的顾客中,有一位老人似乎更珍惜自己那个断了把的瓷杯。每天,他都早早地来,小心翼翼地将杯伸过来等我盛奶。我怕热奶不小心流出来烫着他的手,几次想把杯子接过,都被他执拗地拒绝了。
   唉,这个怪老头,简直干净到家了!莫非嫌这里的碗筷不干净?莫非怕我手上有致癌物,玷污了残破不全的杯体?为了回答他的这种执拗,我故意将消毒干净的碗拨弄得叮当响,然而对于这个古怪老头,这种努力都是徒劳的。
   这样过了半年。一天清早,老人照旧买了一杯热奶,一个果子面包,颤颤巍巍地端到临窗的一张圆桌上,又转身去买香烟。突然,“啪”地一声,杯子被一个毛头小伙儿碰落了,摔了个粉碎!
   这一响非同小可,不仅是那个小伙子,店里所有的顾客都紧张起来。小伙子也是常客,见老头的“宝贝”杯子化为乌有,知道闯了大祸,吓得脸色煞白,慌乱地一边掏钱,一边紧赔不是:“大爷,真对不起,我急着赶早班,却闯下……我再给您买一碗,杯子的价码另说!”
   出人意料的是,餐厅里神色最平静的却是杯子的主人。
   “小伙子,摔了就算了,”老人望望脚下的碎片,缓缓地说,“家里还有,我再去拿一个。”
   说罢,老人就要走,我激动地疾步上前拦住。特意从消毒柜里拿出一个碗,满满地盛上奶端到他面前,诚心实意地解释:“大爷,我们这碗一泡二洗三消毒,您就放心地用吧。”
   老人没有接,沉默了良久,突然用商量的口吻说:“姑娘,要不,我连这碗一起买下来吧。”
   “为啥?”我瞪大了眼睛。
   “一年前,我……我得了肝炎。”
   我明白了一切,原来他是珍惜别人……
  (伍萍摘自《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