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21期

一颗扣子的入侵

作者:南在南方

字体: 【



   扣子落在地板上,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响,接着反弹了一下,就在沙发下面了。
   在此之前女人修长湿润的手轻抚着扣子,停留了许久,扣子听见了女人心里某一种挣扎的声音。最后女人还是一手扶着扣子,一手扶住扣孔,四分之一四分之二,扣子终于离开了扣孔。
   男人结实的胸膛就露了出来,女人把脸贴了上去,男人就把她搂在怀里,他的手穿过了她的长发,面宠,肩头,锁骨,停了下来,然后重复。
   风生水起时,女人突然收起了自己。男人奇怪地看着女人,女人说,寂寞不是理由啊。
   扣子就那样呆在了沙发下面。扣子很留恋那件衣服,可是扣子自己不能动,就算是后来衣服放在沙发上,它离它原来的位置那样近,它也回不去。
   男人没有强求。在离开之前,他穿好了衣服,显然他发现了他上衣的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不见了。他看着女人,女人看着他,女人说,对不起。
   扣子在沙发底下,它知道它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那件衣服上面了。扣子一下就像一个孤儿。
   女人在男人走后开始整理房间,她从沙发上找到几根头发,她把它们绞在一起,把沙发上的抱枕放在原来的位置。之后开始拖地板,之后打开了窗,随手还喷了几下空气清新剂。
   女人坐在那里很开心,像打了一场胜仗,然后开始丝丝入扣地想念新婚的丈夫。
   丈夫是三个月之后回来的,他是一个船员,他带回甜腥的海洋气息。
   他们相亲相爱。
   有一天,丈夫在沙发下面发现了扣子。他看着扣子,他回忆了他所有的衣服上的扣子,最后他确定这颗扣子不是他的。是谁的呢?
   他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
   有一天,妻子说大学同学要来玩。
   来了好多,丈夫和他们一起喝酒,某一刹那,他捕捉到妻子和其中一个人的眼神,非同一般的。
   那一刻,他突然看着那个人的衣服,他看他衣服上是不是缺一个扣子。
   他缺了一个扣子,他衣服上的扣子和他拾到的扣子是一样的。
   那一刻,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去书房里把那颗扣子拿出来递给他说,你看,我有一个多余的扣子。语气安定。
   他再没有提起那颗扣子,他明白曾经有过一颗扣子脱落在他们生活之中,可他想那仅仅是一个扣子。也许它见证了迷茫、坚持,但是它不会说话。他宽容了它,就赢得了爱情。
   对于爱情来说,宽容是一种胸襟,一种美德。
  (岳鸿摘自《家庭主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