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21期

生命的滋味

作者:苏菡玲

字体: 【



   只有一个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那就是自杀。这是加缪《西西弗斯神话》里的第一句话。朋友提起这句话时,正躺在医院急诊室,140粒安定没有撂倒他,又能够微笑着和大家说话了。
   有一个春天很忧郁,是那种看破今生的绝望,那种找不到目的和价值的虚空,那种无枝可栖的孤独与苍凉。一个下午,我抱了一大堆影碟躲在屋内,心想就这样看吧看吧看死算了。直到我看到它——伊朗影片《樱桃的滋味》,我的心弦被轻轻地拨动了。
   巴迪先生驱车走在一条山间公路上,他神情从容镇静,稳稳地操纵着方向盘。午后的烈日炙烤着光秃秃的黄褐色的山,看不到一点绿色。他遇到一个年轻的士兵。巴迪先生告诉他,前边的那棵树下,有一条沟,他已经在沟边挖了个洞。他今天晚上要睡在洞里,请士兵明天早上来到洞边,叫三声“巴迪先生”,如果听不到应答,就过去把洞填上,然后到车里拿20万。小士兵吓坏了,只是拼命地摇头。巴迪先生循循善诱,说你就假装在耕作,把我当一粒种子埋在土里。一锨就是一万块钱呢。士兵最后跑掉了。
   巴迪先生重新坐进车里,继续寻找肯把他埋掉的人。这时,他遇到一个牧师,求牧师来帮助他。牧师说,自杀是不对的,我们的身体受之于神,不能随意摧残。巴迪先生说,你感受不到我的痛苦,只求你施援手。牧师说,自杀是一种大罪。巴迪先生说,不快乐也是一种罪,神是最慈悲和伟大的,他也不愿看到他的造物受罪。牧师最终拒绝了他的要求。
   天色渐晚,巴迪先生依然在寻觅。这时,他遇到一个老者。老者明白了他的意图,一口答应了他的请求。巴迪先生非常高兴,说定之后就送老者回家。老者坐在车上讲了一个故事。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想过要自杀。一天早上,我的妻子和孩子还没睡醒,我拿了一根绳子来到树林里,在一棵樱桃树下,我想把绳子挂在树枝上,扔了几次也没成功,于是我就爬上树去。正是樱桃成熟的季节,树上挂满了红玛瑙般晶莹饱满的樱桃。我摘了一颗放进嘴里,真甜啊!于是我又摘了一颗。我站在树上吃樱桃。太阳出来了,万丈金光洒在树林里,涂满金光的树叶在微风中摇摆,满眼细碎的亮点。我从未发现林子这么美丽。这时有几个上学的小学生来到树下,让我摘樱桃给他们吃。我摇动树枝,看他们欢快地在树下捡樱桃,然后高高兴兴去上学。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我收起绳子回家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想自杀了。生命是一列向着一个叫死亡的终点疾驰的火车,沿途有许多美丽的风景值得我们留恋。
   老者在一个学校的大门口和巴迪先生道别。巴迪先生长久地望着老者的背影,一直到消失。他的表情开始起了微妙的变化,似乎不再那么从容。忽然,他飞快地冲进校园,看到老者正在标本室里,身边围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学生。巴迪先生开始显出从未有过的急躁,不耐烦地在窗外踱来踱去。老者终于出来了,巴迪先生急迎上去,说,如果明天早上你叫我三声听不到答应,请你多叫几声,或许是我睡着了。老者微笑着说,我一定会的。
   天亮了,远处的城市和近处的村庄开始苏醒,巴迪先生从洞里爬出来,伸了个懒腰,站在高处远眺……
   后来,我曾经问过那位欲放弃生命的朋友,问他体验死亡的感觉如何。他说出院的那天,看到阳光如此的明媚,外面的世界如此的新鲜,大街上姑娘们穿着红格子呢裙,真是可爱。长这么大第一次发现世界是这样的美好。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感受世界的那颗心不同而已。
   为什么要活着?静下心来,认真去体验一颗樱桃的甜,一块饼的香,去享受春花灿烂的刹那,秋月似水的柔情。就这样活下去,把自己生命过程的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得再精美一些,再纯净一些。不要为了追求目的而忽略过程,其实过程即目的。
  (邓卉卉摘自《淮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