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5期

植物能改变世界吗?

作者:蒋(韦华)薇

字体: 【



  刚听到这个问题时,我瞥了一眼办公室里那些小盆景。那些绿色或红色的、形状各异的小植物,有的养在土盆里,有的就简单地插在灌了清水的废弃可乐瓶里。没错,劳累的时候看一眼,很能舒缓压力,可它们能改变世界吗?我心存疑问。
  151年前,英国人理查德·斯普鲁斯来到巴西。在亚马逊河热带雨林里,采集到一棵完整的小树——它的树皮光滑平坦,开黄绿色小花。割开树皮,里面流出白色的黏稠物质。理查德把这棵不起眼的小树带回了英国皇家植物园,便转身去了南美。
  尽管在6世纪的壁画上,就有阿兹克特人(现在的墨西哥人)向部落首领奉献生胶的场景,但人类真正认识到橡胶的巨大价值,也不过就是200年之内的事。
  1823年,一个叫麦金托什的工人不小心把橡胶溶液沾到衣服上,意外发现能够防水。于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件能挡雨水的衣服诞生了。直到今天,英语中的“雨衣”一词,还叫做麦金托什(mackintosh)。
  1887年,约翰·博伊德·邓洛普在帮儿子修理自行车的过程中,灵机一动,发明了充气轮胎,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发明。两年后,爱德华·米其林也在一次修理自行车轮胎的过程中,想到可以把轮胎做成可拆换的,由车主自己修理。1891年,米其林申请了这项轮胎改革专利,从此,人类对橡胶的需求剧增。如今,米其林公司已是世界上著名的跨国公司巨头。
  因为橡胶树,因为有了橡胶、橡胶轮胎,整个世界从此“转”了起来。
  每年4万吨的生胶产量已经是巴西的极限,远不能满足需求。英国人便把橡胶树引种到东南亚。到1900年,英属殖民地的胶树种植面积达到2000公顷,后来的十几年内,又扩大到40万公顷。曾占世界橡胶产量98%的胶源地巴西,如今产量仅占了5%。
  谁说植物不能改变世界?在资本全球化进程中,改变世界的植物,何止橡胶一种!
  今天吞云吐雾自得其乐的烟民们,大概无法想像欧洲第一个烟民罗德里格的遭遇:他随哥伦布船队从美洲回到家乡之后,很不理智地在众目睽睽之下点燃了那些神奇的叶子,他的鼻子、嘴巴冒出浓烟,“邻居们吓得魂飞魄散”。他被关进监狱,等到他出来的时候,邻居们早已学会了吸烟。在大量金钱与生命被烟草卷走之后,越来越多的主动或被动吸烟的消费者把烟草公司告上法庭。但烟草贸易早已改变了世界格局,特别是英国与北美之间的关系。
  能够制出甘美甜糖的甘蔗,被哥伦布引入加勒比海地区后,成为新兴的产业,由此需要的大量廉价劳动力,引发了非洲黑人最苦难的血泪史。能够开出白色花朵的植物,棉花,引起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变革之一——工业革命。至于有着先苦后甜奇怪味道的中国茶叶,更是诱发了西方对东方财富的掠夺。由茶叶和罂粟这两种植物引发的战争,改变了整个中国的近代史。
  虽然在人类眼中,植物沉默无语、逆来顺受、任由宰割,但事实上,烟草、甘庶、棉花、茶、罂粟、金鸡纳树、橡胶树这些植物,毫不夸张地说,已经改变了世界。从中,我们看到人类的好奇、执著、贪欲、血腥、暴力、罪孽。当然,还有彷徨、无助、脆弱、多疑。植物的历史,折射出人性的善,也折射出人性可怕的恶。这些,都是抹不去的历史。
  最近几天的新闻里说,“神舟六号”搭载的柴油树苗长势良好。“根据科学研究,从这种柴油树种子中榨出的油,结构同石油相似,只需稍加提炼和加工就能得到柴油,但目前产量太低,无法大规模种植和生产。”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光合作用研究中心负责“神六”搭载种苗试验的研究员沈世华博士希望,通过太空旅行,把柴油树苗的产量提高几倍。
  瞧,也许这就是下一种改变世界的植物!
  (叶玉章摘自《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