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1期

梦想的诗学

作者:加斯东·巴什拉

字体: 【



   ※面对真实的世界,人们能在自己身上发现那忧虑的本体存在。那时他们感到被抛到世界上,被抛到消极无人性的世界里,这时的世界是杳无人性的虚无。这时,我们的现实机能使我们不得不去适应现实,不得不把自己作为某种现实建立起来……但是梦想就其本质而言,不正是要把我们从现实的机能中解放出来吗?
   ※由于非现实机能的巧妙性,我们通过想像回到信任的世界,有自信的生存世界,梦想固有的世界。
   ※爱是两种诗情的相逢,两种梦想的交融……两颗孤独心灵的梦想滋润着温馨的爱情。一位对爱的激情持现实主义态度的人在爱情的表达中只能看到一种窠臼。但是,伟大的激情仍然从伟大的梦想中产生。如果将爱情与其整个非现实的性质相分离,那么爱情的现实性便会被破坏殆尽。
   ※童年持续于人的一生,童年的回归使成年生活的广阔区域呈现出蓬勃的生机……当梦想为我们的历史润色时,我们心中的童年就为我们带来了它的恩惠。必须和我们曾经是的那个孩子共同生活……从这种生活中人们得到一种对根的认识,人的本体存在,这整棵树都因此而枝繁叶茂。
   ※记忆是心理的废墟,是回忆的旧货铺。应该重新对我们的整个童年进行想像。在重新想像童年时,我们有可能在孤独孩子的梦想生活本身之中再发现这一童年。
   ※因此,让我们不按数字去梦想,梦想我们的青年时代、童年时代。啊!这些时代已经远去!我们内在的千年如此古远!那属于我们的,在我们身心中的千年,几乎行将吞没先于我们的存在!当人深入梦想时,会永远无休止地开始。
   ※对宇宙的梦想使我们离开有谋划的梦想。对宇宙的梦想将我们放在一个天地中而不是一个社会里……那会是一种心灵状态……那是整个心灵与诗人的诗的天地的全盘表露。
   ※想象力致力于展示未来。它首先是一种使我们摆脱沉重的稳定性羁绊的危险因素……这些遐想拓宽了我们的生存空间,并使我们对宇宙充满信心。
  
  (川石摘自《梦想的诗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