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1期

饥来吃饭倦时眠

作者:张海静

字体: 【



  常常想起好多年前的那个下午。
   我和朋友正说着心事。忽然她问我:“假如现在一切愿望都可以实现,你说你最想过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愣了一下:“什么样子?我没想过。”
   我想了一会儿说:“说真的,我渴望我能有一座别墅,有宽敞的客厅,有落地的长窗。我可以穿着睡衣站在玻璃窗前,看院子里的游泳池,看花园里美丽的树。”
   此后的好多年,我恋爱、结婚、生子,一切都似乎是理所应当的。闲坐时,我会想起那个午后的愿望。我想,我当初的想法已经有所改变。
   随着年龄的增长,幸福于我已变得越来越细微、越来越具体了。就好比现在居住的这所不大的房子,非常朴实,但很舒适。当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在房间里流淌时;当我一通电话打向远方,与父母兄妹互相叮嘱、互道思念的时候,我都感到无比的快乐与幸福。
   记得曾读过一个佛家故事:有源禅师问大珠慧海禅师:“和尚修道,还用功否?”大珠道:“用功。”
   “如何用功?”
   “饥来吃饭倦时眠。”
   “一切人总如同禅师用功否?”
   “不同。”
   “何故不同?”
   “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需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
   可见,好好地吃饭,好好地睡觉,就是最大的幸福,最深远的修行。一个人的幸福与否,根本不在于他(她)拥有什么、占有多少,而在于他(她)能否找到内心的安顿与超越的感觉。
  
  (杨梅摘自《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