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1期

犯错

作者:莫小米

字体: 【



  前些日采访一位高位截瘫者。他60岁了,从事体育理论工作,事业上很有成就。可是说来令人难过,当年他是一名英姿飒爽的体操运动员,参加过全国运动会,20多岁时从吊环上落地,一个动作出现差错,偏偏本应在一旁的教练又正好走开,导致了他的大半生在轮椅上度过。
   也许是由职业决定的,这世界上有些犯错的后果是如此严重,比如司机肇事的差错,比如医生误诊的差错;这世界上有些犯错的后果又是如此轻描淡写,没关系,错了就改,没关系,算是交了学费,没关系,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
   不怕犯错,有错就改,真是这样吗?
   想起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是这样批改作业的:把我们的作业本拿起来对着亮光照一照,有擦过橡皮的痕迹就要扣分,超过3个痕迹就要重写,重写时标准还是一样,所以就有做一次作业用了半本练习簿的纪录。
   他不许我们错,甚至不能容忍我们已改正的错,那时我们对他恨之入骨,长大成人后才知老师的用心良苦。在他的苛刻要求下,我们后来就很少写错了,再后来就基本不写错了,判断失误的差错当然是有的,但随心所欲的笔误是绝对没了。
   老师让我们懂得,一个错就是一个错,即使改过来也有痕迹。
   他让我们懂得:要是改过来太容易了,我们就会轻易地犯错。
   直到今天,每每看见那些一而再、再而三犯错的人和事,我就知道,那准是改正太方便了,用今天的说法是,犯错的成本太低了。
  
  (花之绚摘自《今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