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1期

拍拍我的脸

作者:方冠晴

字体: 【



  正月初六,市郊的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一辆满载乘客的长途客车与一辆急驰而来的货车迎面相撞。客车被撞得严重变形,翻进路边的田沟里。28名乘客中,2人当场死亡,其余26人不同程度受伤。
   这辆客车是由市长途汽车站发出的开往深圳的长途车,车内乘坐的都是刚刚在家过完春节,打算去深圳打工的农民工。想不到车子刚刚离开市区,就发生了这样的惨祸。
   120急救车很快赶到,在现场对受伤的乘客进行救助。市电视台的记者也得到消息,扛着摄像机赶到了现场。
   现场惨不忍睹。客车躺在田沟里,地面上到处是车窗玻璃的碎片。因为车翻进了田沟,所以乘客们爬出来时,身上都沾满了污泥,一个个狼狈不堪,许多人的身上都有血迹。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地流露出痛苦、愤懑乃至绝望的表情。
   记者理解他们的心情,这些农民工是怀揣着希望外出打工的,哪知道刚刚走出家门,就遭遇了这样的不测。身体的伤痛让他们痛苦,出师不利的阴霾让他们绝望。
   记者在拍摄事故现场的同时,还拍下了每个乘客脸上的表情,他要用这样的镜头来提醒司机们要珍视别人和自己的生命。
   他就这样一路拍过去,很快来到了120急救车旁。几个医护人员正在将一名受伤的乘客往担架上抬。
   这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咧着嘴皱着眉,扭曲的表情显示出他身体的痛苦。记者看到,他的裤腿上鲜血淋漓,左腿的小腿耷拉着,显然已经断了。记者立即将摄像机镜头对准了小伙子的伤腿。
   就在这时,小伙子发现了记者,发现了记者肩上的摄像机,他立即挣扎着从担架上爬了起来。医护人员想上前制止他,却被他挥手挡开了。他用一只右脚站在地上,身体颤巍巍的,但他不要任何人扶他,而是迅速地抬起袖子抹了一把脸,揩净了沾在脸上的泥,并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头发,然后面对着镜头,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小伙子一整套古怪的动作和表情,让记者惊呆了。断了一条腿,是何等的痛苦,突然发现了摄像机镜头,他居然忘记了痛苦,注重起自己的仪表来,又是揩脸,又是梳理头发,又是摆出笑容。是他的脑子在车祸中受伤出了毛病,还是他难得上一回电视才一反常态?记者只将镜头对着小伙子的脸扫了一下,然后一点点地向下,拍摄起小伙子的伤腿来。小伙子立即拉过身边的一只行李包,挡在自己受伤的左腿前。
   “拍拍我的脸吧,拍拍我的脸。”他低声下气地请求。
   记者惊愕地抬起镜头,镜头里的小伙子立即又露出了满脸的笑容。他笑得那么开心,似乎忘记了刚刚经历的生死之劫,忘记了自己的伤,反而庆幸自己成了能在电视上露脸的明星似的。
   所有人都被他弄得稀里糊涂,只有他,还对着镜头笑着,笑着……终于,他站立不住,倒了下去。医护人员七手八脚地将他往担架上抬,他却面对着镜头的方向,冲记者叫了起来:“求求你,这个节目播出的时候,别播我倒下的镜头,别播我受伤的腿,就播我的脸吧。我妈妈知道我是坐这趟车去深圳的,她要是知道这趟车出了事还不急死!如果她在电视上看到我这么轻松地笑,就知道我还活着,我没受伤。我不想让她担心……”
   这是前些日子我的一个当记者的朋友给我讲的故事,他就是那位摄像记者。讲完这个故事,他很动容地说:“直到听了小伙子的话,我才明白他的动机,那时候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小伙子,让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是爱,什么是安慰,什么是善意的欺骗。我当时甚至鄙视起自己来,鄙视自己心里对他曾有的猜度。后来,我主动掏出手机,让他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想这样报平安会更直接些。他却说,他家在山区,家里没安电话。他说,他妈妈没有别的途径能知道车祸的消息,如果知道,只可能从电视里看到,如果我们只播出他那轻松的笑容,他妈妈就会相信他是这起车祸中的幸运者,毫发无伤。”
   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市电视台对这起车祸的报道,在屏幕上众多痛苦的表情中,有一张笑脸那么醒目。这是一张很普通的农民工的脸,但因为他的笑,使他的表情那么生动、亲切、爱意融融。看到这样的笑容,你真的会相信他是这起车祸的局外人,或者是车祸中惟一的幸运儿!
   我不知道他的母亲会不会看到电视中的报道,更不敢确定她看到电视中的镜头后能否真的放心,但我相信,拥有这样的笑容的人,一定会成为生活的幸运儿。因为,爱能使人幸福,能使人坚强,能让人化解生活中的所有苦难。
  
  (小宝摘图/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