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1期

野猫 

作者:赵丽宏

字体: 【



  有一年时间,我几乎每天晚上在一个街心花园散步,沿着灌木丛中的小道,漫无目的地行走,一边走路,一边想我的心事。
   灌木丛中有安装于地面的射灯,灯光里,常有活泼的身影闪过,快捷如风。这是出没在这里的一群野猫。有时,它们就蹲伏在小路上,似乎有所期待,我走过时,它们竟然也不怕,直到我的脚快触及它们的身体时,它们才轻轻一跃,隐匿在灌木丛中。若在路上看不见它们,只要仔细在灌木丛中寻觅,总能发现它们的目光,荧荧然如萤火闪烁。猫善叫,而这里的野猫几乎无声。
   我曾经纳闷,这些野猫,何以存活?它们靠什么果腹,在哪里栖身?天天在这里散步,不久便有了一些答案。
   它们的食物,除了自己寻觅——花园里,想来没有多少吃的可以找到,池中有鱼,可观而不可食,土中是否有鼠,不得而知。穿过一条马路,有居民住宅,现在的城里人大多闭门锁户,野猫们难有机会登堂入室。然而就在灌木丛边,每天傍晚竟有它们的一顿大餐。那天我来这里散步的时间比平时稍早一些,走到那片灌木丛前时,只见路上聚集着五六只猫,它们围着两个塑料饭盒,鱼骨和米饭撒了一地。它们不慌不忙地吃着,一直到舔净了地上的饭粒和汤汁,才悠然离去。好几次这个时候,我都看到相似的情景。这大概是野猫们的正餐了。看来,每天傍晚都有人来这里给野猫们送饭。很多天之后,我才有机会看到两个有点神秘的喂猫人。
   那是一对银发老夫妇,黄昏时,他们蹒跚而来,手里各拎着一个饭盒。他们刚在小路上出现,灌木丛中的野猫们便欢跃而出,围着他们转。两位老人打开饭盒,站在路边,看着野猫们吃完饭盒里的鱼和饭,然后收起地上的空饭盒。吃饱的野猫们仍然不想离开,在老人的身边互相追逐,满地打滚。两个老人默默地欣赏着野猫们的欢状,伫立片刻,又默然离去。野猫们又重新隐入灌木丛中。
   寒冬之夜,北风呼啸,街心花园里一片清冷,灌木丛不再有浓密的枝叶。野猫们如何应付这铺天盖地的寒冷?我在灌木丛中行走,不见野猫们的踪影,从灌木丛中射出的灯光也变得飘忽闪烁。灯光为何飘忽?我寻找装在地面的灯,竟看见了猫。一只黑猫,蹲伏在高出地面的玻璃灯罩上,正靠着灯光的热能取暖。在雪亮的灯光烘托下,它那身在白天看来蓬乱的黑毛变得晶莹透明,仿佛生出一圈耀眼的光环。它抬头看着我,两只眼睛变成了一对小小的探照灯,在寒夜中茫然转动……
   我发现,只要有一盏地灯亮着,就有一只野猫蹲在灯罩上取暖。装这些地灯的人大概不会想到,用来驱散黑暗的灯光,竟会给野猫们带来温暖。不走进这片灌木丛,永远也不会看到这样奇怪的景象。
   有多少人间的光明,会在寒夜中变成生灵的热能呢?
  
  (左凯辉摘自《今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