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1期

失去求生的意念

作者:蔡合城

字体: 【



  我台北商专毕业那一年,父亲又因为旧伤复发,内脏严重出血,再度住进了荣总医院。而医生告诉我们说,如果我们想要保住爸爸的老命,洗肾换血都已经行不通了,只有开刀一个方法,或许还能够试试看。但是,这个刀开下去,除了家里得负担庞大的医药费,对于挽救父亲的性命,也只有一成左右的希望,成功率极低。
   然而坏事好像会传染似的,我体会到祸不单行的道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本来借给我们地方住的那个亲戚,竟然也开口说要赶我们走,让我们一家人顿时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幸亏我向经营豆浆店的老板,也就是我未来的岳父说明状况后,好心的岳父答应借给我家五万块钱先周转一下,爸爸才得以签下开刀的切结书,我们家也才有机会可以到空地上搭一座属于自己的屋子。这也是我之所
  以买第一间房子就登记在妻子名下的主要原因。因为岳父这五万元的援助,让我在友蚋的老家得以摇身一变,成为一间不会漏雨的砖瓦屋;出入时也不用再经过山下闹鬼的溪谷与当年矿坑灾变时停灵的那个可怕的竹篱笆。虽然房子里还是没有安装电灯,但是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很满足的事情了。
   但父亲的问题仍未获得解决。我毕业后便面临到兵役的问题,如果此时被征召入伍,阿爸庞大的医药费恐怕会有付不出来的危险,但是我又不能违抗命令而不去服兵役。
   于是我决定去考预官,因为大头兵一个月的薪水才两百元,而预官的薪水可以有两三千元左右,收入较高。如果我考上,爸爸的医药费就不用愁了,我可以分期付款,再慢慢把欠医院的钱还掉。
   我准备的是最难考的财务预官,考的是财务经理运输补给。因为竞争的对手都是硕士博士,最起码也有学士学历,我以区区一个五专毕业生的资格应考,实在觉得非常自卑。再加上考试完毕后,我自己觉得考得不太好,一想到眼看着考不上,就要被派去当大头兵了,而家里老的病小的弱,真叫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时,身心俱疲的我因为想去散散心,就跳上通往碧潭的公车。到达碧潭后,我竟然还花钱租了一艘小船。
   登上船后,我突然萌生自杀的念头。由于不会划桨,我就放任船在水上漂流,直到超过警戒线,我才猛然惊觉自己正在做一件傻事。于是,我开始大声向救生员呼救,没料到重心不稳,我竟然把小船都弄翻了。幸好,救生员听到我的求救,才把我拖上了岸。
   惊魂未定的我被救生员狠狠教训了一顿,我还记得其中一个人骂我:“你是看外海没‘盖’就随便跳吗?”
   羞愧的我那时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我想到我苦了这么久,现在居然因为一点挫折就想认输,甚至还因此想要自杀。如果我真的就这样失去宝贵的生命,那么以往一切的一切,可都是白费力气一场了呀!
   于是,我向救生员道歉、道谢后,立刻搭车回到荣总医院陪阿爸。看着他全身插满管子和病魔搏斗的模样,再看看累得在椅子上小憩的母亲,我忍不住流下惭愧的眼泪。自杀,实在是一件不负责任的行为,就算我死了,也无法解决现在困扰着我们的事,甚至还有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况且,如果我现在真的自杀了,留下父母亲,将来谁来替我照顾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又是多么不孝,多么令人难堪呀!
   事实证明,我当时没有自杀是正确的选择。放榜后,我荣登第二十四期财务预官的行列。而本来医生宣布父亲非常可能于开刀后的三个月内死亡,还要求我们签切结书,但父亲居然奇迹般一天好过一天,最后甚至可以出院回家了呢!
   更好运的事还在后头。我在考上预官后,接受完军事管理学院的训练,本来有可能会调到外岛去驻守,但是后来分发名单一出来,我居然是在台北的本部服役,在军事管理学院教书到退伍,这让我真是喜出望外。
   自从这次教训后,我发誓再也不会轻言结束自己的生命了。就像那位救生员训我的,虽然外海没“盖”,但只要你不去跳,都能活得好好的。也惟有你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所有的幸运才可能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张成龙摘自《矿工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