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6期

爱到极致是毒药

作者:蕴 章

字体: 【



  那年,十一岁的黑眼睛、圆圆脸的小姑娘出了今生第一张唱片。清脆悦耳又娇嫩的童声充满了朝阳的蓬勃和生气,那纯粹的快乐让所有听到的人怦然心动。她成了小童星。
  但是妈妈说:“你还小,要先读书。”她多乖巧懂事啊,妈妈说要读书,当然就要读书。
  课间,同学喊她:“你妈妈又来啦!”
  她跑出去,迎着妈妈汗湿的脸和疼爱的目光,敞敞亮亮的小心眼儿里全是妈妈爱的甜蜜。
  “妈妈!”她欢快地叫。
  “好孩子,快来喝!”妈妈举过专门为她煲的汤。
  刚喝了两口,就有围观的同学跳着脚羞她:“噢!噢!好没出息喽!还要妈妈喂哟!”“噢!噢!好没出息喽!课间吃加餐哦!”
  “乖,别理他们。来,多喝几口。”妈妈看见了她的犹豫。但是妈妈坚持她就会顺从,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是最爱她、专为她好的人。从出生那天起,妈妈无微不至的呵护就一直伴随在她的身边。
  七年之后,她十八岁,纯真美丽。跟在妈妈身后走进了一家唱片公司。
  又是十年之后,她幸运地加盟滚石唱片,幸运地相遇她的音乐导师李宗盛,开始了她艺术生涯的全盛时期。而这幸运的开始,当然离不开明决果断的妈妈。
  她有天生的好嗓子和对音乐超常的领悟力,她有才华横溢的好导师,她更有一个精明干练替她包打天下的好妈妈,她的成功几乎是轻易的。她的唱片卖到百万张以上;她的歌声家喻户晓;她被无以数计的FANS喜爱着、崇拜着、珍视着;她最终成为了全球华人音乐界的天后。
  但那个真实的她自己,却依然只是一个躲在妈妈身后的乖乖女。妈妈像一面巨大的盾牌,挡住了所有正的、邪的、好的、坏的入侵与试探。妈妈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妈妈帮她看合同应对一切俗务,连同事之间的酒会也陪着去。
  但是,妈妈不是铁打的。
  她四十岁时,操劳多年的妈妈突然病逝,她的世界轰然坍塌。
  “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呢?妈妈走了我怎么办啊?”她撕心裂肺地痛哭。没有人知道她悲伤的情绪里还有着失去护卫的恐惧。没有了妈妈,她无法面对这个世界。
  倏忽就是七年,有她等于无她,日子已毫无意义。
  她拥有过这个世界吗?她一直只拥有一个妈妈,她一直只是一只趴在袋鼠妈妈育儿袋里看世界的小袋鼠,尽管已经四十几岁,却从没有成熟过,就连她的成功,也该算是妈妈的成功吧。
  她曾经唱了二十年的歌咽。这二十年里,她一直只唱老老实实、清雅舒缓的歌;她的穿着从来都是不变的淑女样;她甚至从来没有恋爱过;从来都是安静的、规矩的、祥和的。原来,是因为有妈妈在啊,那样的歌妈妈喜欢,那样的形象妈妈喜欢,妈妈的选择塑造了她,没有妈妈她撑不起自己。妈妈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妈妈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精神的支撑、她呼吸的空气。没有了妈妈她什么都没有,她只是行尸走肉。
  于是她的朋友委婉地说:“她一直是一个和世界没有很接近的人。”
  她叫陈淑桦。我们都曾经听过她的歌。她的《梦醒时分》曾是都市成熟女性坚强的心声。但是我们不会想到:坚强已是与她一生无缘的品行了。她妈妈无所不在的爱,已经把她变成了一个永远心智不全的孩子,一个离不开妈妈的四十多岁的乖乖女。
  这是爱对一个生命的最大伤害,因为它以爱的名义剥夺了这个生命独自面对生活的机会。不知道精明能干的陈妈妈九泉之下知不知道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她过分的爱,竟使自己四十岁的女儿不懂自立。
  所以,明慧的妈妈们,请把你们翅膀遮蔽下的天空亮出来吧,孩子们应该经历自己的风、自己的雨。他们有自己的人生,你不能替他,因为你毕竟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