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7期

霍屯督的维纳斯

作者:恺 蒂

字体: 【



  十九世纪的欧洲虽然有很多头脑开放的探险家和科学家,但是,在遇到与他们不同的人种时,他们往往仍是头脑狭窄,充满偏见。在殖民者向非洲内陆推进的过程中,他们视非洲最古老的人类布须曼人与动物无异。欧洲人更特别对布须曼人肥硕的臀部感兴趣。更有不少布须曼人被运到欧洲,作为马戏团或怪物秀的主角,其中最著名的要数萨拉·巴特曼。
  萨拉1789年出生于东开普顿省,1810年,一位英国商船的医生邓乐普发现了丰臀的萨拉,说服她和他一起去伦敦,保证说她可以向观众展示她的身体而发大财。一到伦敦,萨拉就被推上了怪物秀,她全身赤裸在简单搭起的舞台上或坐或立或行走,在伦敦最热闹的地方吸引观众。当时,英国刚刚废除的奴隶制仍是人们讨论的热点,有人指出将萨拉这样展览极不人道,是一种变相的奴隶制度。整个事件被闹上了法庭,但是法官判决说这个合同是萨拉自愿的(虽然她没有签过任何文件),所以,将她展览并不违法。
  4年后,萨拉被带到巴黎,成了一家巡回马戏团的一员。同时,她也出现在社交聚会上,是晚会主人娱乐客人们的摆设。
  在一次社交场合,萨拉遇到拿破仑的医生卡维尔爵士,他提出要对她进行“科学”检查,但是遭到萨拉拒绝。这个时期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还没有出版,科学家们正在上下求索人和动物的分界线。卡维尔和他的同事们认为,萨拉属半人半动物,是人和动物间的分水岭。
  萨拉到巴黎后的一年,法国人渐渐对她失去兴趣,她被迫当上妓女,在异国他乡借酒消愁,生活潦倒,1815年死于肺结核,年仅25岁。
  然而死后的她没能得到安葬,如同生前一样,她仍在满足猎奇者的好奇心。卡维尔以科学研究的名义把她的尸体占为己有,他首先把她的身体浇铸成石膏模型,在巴黎的人类博物馆里展览。时过境迁,到了二十世纪中期,许多女权主义者重新发现了萨拉,开始抗议萨拉死后一百多年的不公正待遇。1981年,博物馆迫于压力,不得不把萨拉遗骨从展览上撤下来。她的骨骼和模型进了储藏室,脑子却不知去向。
  1994年,萨拉被视为南非最古老的人类一直被殖民主义压迫的象征,新政府开始了“让萨拉·巴特曼回家”的运动,曼德拉总统上任之后也亲自向法国的密特朗总统提出此事,请求法国让萨拉的遗骨回归故里。然而法国人不愿意轻易归还,因为怕一开此先例,其他许多国家也会来讨还被掠夺的国宝,人类博物馆声称他们仍然在对萨拉的遗骨进行“科学研究”。直到2001年,法国的一位议员在互联网上读到萨拉的故事和南非人的愿望,在他的努力之下,议院才通过了一道同意萨拉回乡的新议案。
  2002年1月29日,萨拉终于回家了,南非的重要官员前往巴黎迎接萨拉,同年8月,她终于有了一个隆重的葬礼,被安葬在她的出生地,死后187年,萨拉终于安息了。
  (黄梅玲摘自《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