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9期

母爱奇迹,挑战生命极限

作者:胡 妖

字体: 【



  飞来横祸
  
  苏莉娅是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一所中学的美术教师,她的丈夫鲁斯图是一家杂技团的演员,擅长许多带有浓厚西亚风情的杂技,尤其擅长口技,他们结婚不久,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阿帕伊。
  2005年6月17日,鲁斯图和妻子以及儿子开车到达了旅游风景区麦卡纳谷地,这里有一个幽静的火山湖,湖边还有古城遗址。
  鲁斯图和妻子以及儿子在这里玩得非常开心,但美中不足的是,从6月18日开始,天就开始下雨,而且雨水越来越大。6月20日,雨还在下,许多游客开始撤离了,鲁斯图也有些烦躁了,他和妻子商量,准备次日就离开这里去地中海旅游。
  然而,这天晚上的雷雨特别猛烈,每一次雷声似乎都引起地动山摇,惨白的闪电在天空撕扯着。雨声、雷声让鲁斯图久久睡不着,半夜的时候,他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一列火车在附近轰隆隆地驶过,这儿是谷地,哪里来的火车呢?声音越来越大,突然,鲁斯图意识到了不妙,他觉得这种声音像是泥石流发出的。
  鲁斯图赶紧将妻子叫醒,然后他抱起还在睡梦中的儿子,冲出房间向一楼跑去,刚到一楼时,随着一阵地动山摇般地剧烈摇晃,凶猛的泥石流顺着斜坡奔腾而下,整座旅馆瞬间坍塌了,鲁斯图一家三口都被埋在废墟中。等鲁斯图从昏迷中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浑身泥污,几根巨大的木梁垮下来后,恰好组合成一个三角形,他幸运地处在三角形内,然而,让他悲恸欲绝的是,儿子阿帕伊摔在泥浆和废墟中,身体僵硬,已经窒息而死。
  妻子苏莉娅却并不知道儿子的死讯,旅馆房屋坍塌的瞬间,她躲在旁边的吧台下面,使她免遭灭顶之灾。她一边叫着儿子和丈夫的名字,一边拼命扒开身边的泥石、瓦砾和木头。
  
  生死挣扎
  
  苏莉娅的呼唤并没有立即引来回音,此时,她的丈夫正忍着内心巨大的悲痛,拽着儿子的遗体在泥泞和房屋的废墟中艰难地往外爬,寻找着能钻出废墟的方向。突然,他摸索到了一条凹陷的沟渠。鲁斯图边爬边掏开沟渠里的泥浆和沙石,他想这里的土质比较松软,应该可以扒开一条求生的道路。鲁斯图大约掏了一个多小时,十个手指的指甲和指尖皮肤都被磨破了,就在他觉得废墟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呼吸越来越急促时,他终于看到了一丝从外面透进来的光亮,那是远处没有坍塌的房屋的灯光。
  有人用电话向有关部门报警,但因为雷雨太大,又没天亮,救援人员不能乘直升飞机过来,如果要坐汽车过来的话,至少得三四个小时。但大家依然没有放弃努力,继续用双手挖掘着废墟。
  正在大家忙碌的时候,有人看见废墟的一角动了一下,几个人立即奔了过去,一只手从废墟里伸了出来,在大家的帮助下,一个满身泥污的男人终于爬出来了,那个男人爬出来的时候还拽着一个已经窒息死亡的小男孩。鲁斯图获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妻子,他顾不上自己浑身的疼痛和疲惫,立即凭着自己对出事前妻子所在位置的模糊印象,指引着大家去挖掘废墟。
  妻子苏莉娅此刻正在生死中挣扎。她的呼救声在风雨里实在是太微弱了,根本没有人能听见。
  苏莉垭大声喊着丈夫和儿子的名字。也许是紧张过度,也许是思子心切,苏莉娅出现了幻觉,她隐约听见身后传来儿子阿帕伊的呼救声。儿子的“呼救”声使她忍不住转身朝后面摸索,她要去寻找儿子,她想他现在一定很痛苦很害怕,需要她的帮助。苏莉娅回头摸索着,疯狂地扒拉着身边的障碍物,她觉得儿子就在附近。然而,她的莽撞破坏了废墟的平衡结构,支撑在她头顶上方的障碍物突然开始摇晃起来,废墟似乎即将再次塌陷。
  那一瞬间,苏莉娅想到了退缩,重新躲到那张结实的吧台下面,她也想到了如果自己立即躲起来,那么坍塌下来的废墟将彻底埋葬儿子的生命。想到这里,她不再犹豫,双手往上一举,她要托起那些压垮下来的沉重的障碍物,为儿子撑起一个生命的空间。
  奇迹终于发生了,废墟上的那些木头、泥沙和砖头零星地落着,并没有给苏莉娅造成伤害,然而,紧接着一块大岩石“哗啦”一声掉下来,苏莉娅感到手臂一阵剧痛,巨大的重量压得她全身摇晃,双膝微曲,但她还是拼命站了起来……
  
  母爱无敌
  
  旅馆的废墟上面,鲁斯图正和众人紧张地搜救着,他们已经发现了几个遇难人员的遗体,但其中都没有妻子苏莉娅,鲁斯图近乎疯狂地用鲜血淋漓的十指刨挖着废墟,儿子已经死去了,他不想再失去妻子。又挖掘了大约五分钟,鲁斯图拨去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面的浮土,发现岩石旁边有条狭窄的缝隙,于是他朝里面喊道:“下面有人吗?”
  岩石下面确实是苏莉娅,她所处的位置离废墟的顶部已经很近了,只有一块岩石阻隔着,而这块要命的岩石在她双手的托举下已经摇摇欲坠,似乎时刻都会压垮她49公斤的柔弱的身躯。
  岩石下面的动静吸引了众人赶过来救援,然而,仔细勘察了周边的环境和发现苏莉娅的处境后,大家都担心起来,如果挖掘时稍有不慎,废墟的平衡结构可能再次遭到破坏,给苏莉娅带来灭顶之灾。所以,最明智的举动也许就是保持现状,等待救援人员。
  大家从苏莉娅微弱的说话声中已经明显地感觉到她力不从心了,也许精疲力竭的她很快就将倒下。
  鲁斯图明白为什么妻子可以支撑如此巨大的一块岩石,原来她是为了儿子的生命在托举,她并不知道儿子早已死亡,她忍受着惊人的痛苦,超越体能极限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给儿子撑起一个生命的空间。如果她知道儿子已经死亡,她一定会马上意志崩溃,她的生命也会即刻终结。“不,我绝不能失去妻子!”鲁斯图坚定地对自己说。可是怎样才能让妻子相信儿子并没有死亡呢?鲁斯图琢磨着,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自己会口技,他可以模仿儿子的说话声来给妻子信心。然而,他又想到在废墟上面模仿儿子的声音是不现实的,既然妻子认为儿子还在下面,那么声音必须从下面传出来。鲁斯图无意中看见了自己逃生时爬出来的那条下水道,如果从那里钻进去,一定可以让她听见“儿子”的声音。
  重新钻进废墟,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也许废墟会再次塌陷。但鲁斯图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鲁斯图又重新沿着下水道钻进去,鲁斯图又爬回到他遇险的位置,但再往前面爬,则遇到了淤积的泥沙和石块,他忍受着十指的剧痛使劲地刨挖着,几分钟后,终于挖通了一个小孔,透过小孔,他能看见苏莉娅正咬着牙关托举着巨石,他准备通过小孔将“儿子”的声音传送给妻子:“妈妈,我不想死。”
  苏莉娅又惊又喜,原来阿帕伊还活着!她一定要支撑住,绝不能让岩石塌下来。“儿子”的声音更多更清晰地传到她的耳朵里:“妈妈,再过五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要画一幅最漂亮的画送给你!”、“妈妈,我不想离开你,不想离开爸爸,我爱你们!”……
  好几次苏莉娅都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可是她知道只要自己一放手,这个废墟就将成为埋葬他们母子俩的坟墓。现在她已经不仅仅是用力气在托举着岩石,而是用惊人的意志,每到意志快崩溃的时候,儿子的声音就会传递给她信心和力量,让她再次坚强地挺直腰杆。
  废墟下的一分钟对于鲁斯图和苏莉娅来说,都好像有一年那么长。四十多分钟后,救援人员终于赶到了……
  (蔷薇摘自《家庭主妇报》2006年8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