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9期

瘸子舞

作者:唯 阿

字体: 【



  小男孩放轻脚步,向黑夜里一闪一闪的火星走去……
  他说:那火星子就像狼的眼睛。有的小伙伴眼睛中掠过一阵慌乱。他有点得意,但自己也配合着做出一点慌乱或者是害怕的神情来。
  但他还是遗憾:因为他没能把当时自己那种巨大的慌乱或者说惶恐百分百地传达出来。尽管他使用了“狼”的比喻。
  狼不大可能出现在那里——那是古城的一段废弃了几百年的城墙。古城已被埋在新的钢筋水泥铸就的新城市的下边了,但是新的城市大概也需要这一段古城墙的存在来装点门面吧,总之它没有被更有力量的大人从小男孩的生活中铲掉。环城公路不通过这里,小男孩可以在这里想像课文里唐朝的小男孩;路灯也不在这里照亮,小男孩可以在这里想像原野、森林,想像狼。他总是想,在那里出没一只狼大概是极为正常的事。
  他说的那些火星子、狼的眼睛,其实是一些大男孩的烟头。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是七个大男孩,一共是七个红红的烟头。在黑漆漆的城墙上面,那七个烟头或高或低排列在他的面前,带着一种暗夜里七颗星斗的错落有致的美。显然,抽烟的七个大男孩有的站着,有的蹲着,当然也有可能有人直接坐在暗灰色的城砖之上。——那些城砖个个都比他的课本大两倍。
  “喂!”七个大男孩之中的一个大喊了一句,语气中满是恐吓的调调。“说你呢!”对,说的就是他,这个在夜里8时独自登上古城墙玩耍的小男孩。吼叫的大男孩把手里的烟头弹向他,接着他晃动着身体向他走来……
  小男孩对同学的讲述中没有提及这个情节。因为那句吼叫令他胆战心惊。他想过转身逃走吗?不得而知。只是他想逃也逃不掉,因为他已经两腿发软了。他没有对同学们提及这个情节。
  但是小男孩并不对自己的恐惧害羞。因为那个时代,到处都是欺侮小男孩的大男孩。他们留着长发,叼着过滤嘴香烟,在学校操场上,在教室的走廊,在厕所里,在一些小巷子里摇晃着渐渐长大起来的身体。他们恐吓小男孩,也恐吓下夜班的大姐姐们,更多的时候,他们自己打起来。在皮带上挂着刀,或者在腋下夹着半块砖头……
  小男孩没有逃走。他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宿命地等待着那个吼叫的大男孩走近前来,给他一个巴掌,或者在他的口袋里乱翻一气……但是小男孩没有提及这些想法——它们属于事后的想法。包括讲述昨夜这件事的现在,他才有这种想法。
  “我在城墙上碰到七个高中的,他们邀请我跳迪斯科!”他的讲述不动声色,但是谁都听得出那里边有无穷的自豪。事实上,在那些大男孩邀请他跳迪斯科之前,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否则那邀请根本不可能做出。——那一声“喂”在空气中滚动着,将他的耳膜震荡得发麻,而且,喊着“喂”的那个大男孩还晃着身体向他走过来呢。但是,他身边的一个人拉住了他的膀子,他说:“别吓唬他!”他拉住了那个人,自己向他走过来……
  他好像问了他是哪个学校的,为什么不回家。小男孩记不大清楚了。但他记得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我每天都到这儿玩。”语气又怯生又自豪。这是实话,每天晚上,做完家庭作业之后,他都会独自攀上古城墙玩一会儿。——那个大男孩还算和气,他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要练迪斯科。”说完他拉上了他的手往那六个人所在的位置走去,他说:“来。”其他人也和气起来,他们乱七八糟地喊着:“来,跟我们学吧。”他们的和气让他从恐惧中解脱开来了,只走了两三步,他就狠狠地把手从那个大男孩的掌心里抽了出来,他叫道:“我要回家。”说完,他就转身跑开了……
  至于迪斯科到底是怎么个跳法,同学们没有问他。他其实也不知道。在跑到城墙残缺的阶梯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七个大男孩还没有开始跳呢。他下到马路上时,墙头上的音乐(他们提着卡式录音机,同样的,他没有看到这个)才突然响起。在夜空中,那种强劲的音乐震得城墙上掉下来许多土灰……“他们请我跳迪斯科……”——有这一句大概就足够了吧。
  小男孩要讲述的其实是迪斯科之外的事——那个制止同伴恐吓他并且走过来牵着他的手的大男孩,他,是一个瘸子!小男孩模仿着瘸子的姿势走了两步。他说:“他就是这样走的。”又说:“他就是这样跳的。”一个瘸子跳迪斯科的样子他模仿不来,只是夸张地把身体扭了几下。这个扭动一点也不潇洒漂亮,甚至不如他们班坐在后排的坏男孩偶然摆弄的姿势那么新颖别致。——他其实就是跟他们学的。
  “谎话精!”一个女同学向他吐了吐舌头。
  “瘸子怎么能跳迪斯科呢?!”另一个摆出一副“你可别想蒙我”的表情。
  “瘸子是不会跳迪斯科的!”好几个同学都这样说。另外几个点头表示同意。
  这时上课铃响了起来,大家都向自己的课桌跑去,威严的教师即将推门而入。小男孩也坐了下来,但他没有按照一贯的要求把手背到背后去。当然,他也像别人那样挺起胸膛,尽量摆出正襟危坐的样子来。不过,那眼光却闪烁不定,瞟一眼教室的门,又向课桌下边瞟上一眼。在他的大腿上,他同时伸出了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那眼光就在四根手指上扫来扫去。中指比食指长,就好比一条腿比另一条腿长。小男孩用指尖按住大腿,让这四条“腿”直立了起来。他试着“走”了“走”,有点困难。当中指“腿”踩实,食指“腿”迈步向前走时,总有一种踩空了的惊心动魄之感,而且中指“腿”也不得不屈就着弯曲起自己来。但他不管这些,让食指“腿”和中指“腿”同时跳起想像中的迪斯科来。在他的两条大腿之上,两个瘸腿的人跳起舞来……
  (陆小林摘自《珠海特区报》2006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