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0期

石头在歌唱

作者:赵 恺

字体: 【



  高约2.5米,长约10米,奥斯维辛集中营里有一座石墙。因为纳粹党卫军在石墙前处决囚徒,石墙便被称为“死亡之墙”。
  死亡之墙上至今斑驳的弹痕清晰可见,仿佛被击中的不是别人,而是石头自己。被击中,而且伤口不愈合。
  死亡之墙前还举行音乐会。在死亡之墙前举行音乐会,是因为集中营司令克拉麦既热爱美,又热爱美的毁灭。
  每来一批新囚,他总在里面精心挑选出一百五十名女囚组成无伴奏合唱团。一批囚徒动辄两三千人,挑选百把人不难,挑选百把会唱歌的人也不难:因为那是欧洲,欧洲不乏发现美的眼睛也不乏发现美的耳朵。
  之后是两个月的排练。节目是固定的。曲目由克拉麦亲自挑选,它们悉数为古典艺术大师的作品。作品经典,结构经典——集中营的节目单,甚至相当于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节目单。
  最后一个是舒曼的《梦幻曲》。
  之后在“死亡之墙”前演出。听众多为党卫军,也有作为囚徒的部分盟军战俘。
  每次演出,克拉麦都坐在第一排中间那个固定座位上。当然,这里所说的座位,是由临时搬去的板凳椅子拼接。
  虽然是囚徒,但演出非常认真:因为她们意识到,艺术不可囚禁。
  听得也非常认真,即使是党卫军:因为他们也意识到,世界上总有不可囚禁的东西。
  克拉麦握掌成拳,再用拳头抵住低垂的头颅,音乐中的他,让人想到石头。
  每到《梦幻曲》,唱的人流泪,听的人也流泪——生活永远是这样:白昼和黑夜各自拥有各自的梦幻。
  克拉麦泪如泉涌纵横恣肆至不能自已。泪水沾湿手帕,再用被泪水沾湿的手帕捂住流泪的眼睛。
  音乐甚至征服石头:这时候的“死亡之墙”就凝重,就肃穆,仿佛也和女囚一道轻声歌唱起来。
  《梦幻曲》终,音乐会终。擦净泪痕,起立转身,克拉麦默默离场返回住地。
  合唱团则被党卫军押解列队走向号称浴室的毒气室,于是,歌唱家们便和她们的歌声一道被窒息而死。
  之后,再从下一批新囚中挑选一百五十名女囚组成新的合唱团。
  奥斯维辛集中营女子无伴奏合唱团,是惟一的只演出一次的艺术团。
  1945年11月17日,克拉麦被判处死刑并施以绞刑。绞刑架就架设在石墙一侧。
  从那以后,石墙便沉默不语。
  (青衫客摘自《今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