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3期

“拉渡”男人

作者:孙 欣

字体: 【



  去莲花乡,必经这条小河,河面上没有桥,车辆行人只能靠“拉渡”过往,至于“拉渡”是怎么回事,我和同事小杨都没有见过。经常跑这条路的司机师傅告诉我们:是靠人拉的,河岸的两端有钢丝绳固定,人拉钢丝就是渡船的动力。
  “拉渡”一般晚上9点收工,我们抵达河边时已经将近10点,司机打了“拉渡人”的电话。不一会,月色中匆匆走来一个干练瘦小的男人,他一边很热情地跟我们打着招呼,一边用一把很简易的钩子,钩住渡船一侧的那根长长的铜丝,然后用力地拉钢丝,渡船便缓缓地向对岸移动。“这么辛苦,一辆车要收多少钱啊?”我悄悄地问司机师傅,司机师傅小声说:“一辆车只收5块,比别的渡船少两块……说起这个男人,惨啊。”
  司机点燃了一支烟,望着船头那个瘦小的身影,给我们讲了“拉渡”男人的经历:他原来是有妻子的,在十月怀胎即将临盆的时候,碰上难产。乡卫生院的医生告诉他.乡卫生院条件不行,要马上送到县医院做手术。可是,那会已经是凌晨2点,即便是有车,也无法过河。结果他年轻的妻子和孩子都没保住,悲痛欲绝的他蹲在河边大哭了一场。
  10天后,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一艘渡船,从此开始了“拉渡”生涯,刚加入“拉渡”队伍时,曾经被老“拉渡人”欺负过,大家知道了他的不幸遭遇后,便不再给他脸色看,偶尔还会照顾一下他的生意。他不同于其他“拉渡人”的地方是,他通常会给过往的人发一张手写的纸条,上面有他的电话……
  听完这个故事,我们都沉默了。渡船到岸后,司机递给他10元钱,说不用找了,“拉渡”男人憨厚地笑笑:不要这么多,晚上“拉渡”也不加钱,5块就成。我们一行人跟他道别,他没有说话,交给我们每人一张纸条,然后挥了挥手。又把渡船缓缓地拉向对岸,我低头看了一下那张纸条,除了电话,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不管多晚,只要打电话,我都会来。也许在这个“拉渡”男人的潜意识里总是想着不让别人重复自己的不幸遭遇,抑或他是在用“拉渡”方式寄托对妻儿的哀思。远处,“拉渡”的钢丝绳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像极了“拉渡”男人的相思曲……
  (龙沙冷月摘自《南方日报》
  图/廖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