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23期

嫉妒也曾 这样美好

作者:吉 安

字体: 【



  大一上学期快要结束的那年冬天,我们开始为期一月的军训。那时我们刚刚从一团新奇和混乱里,将大学的生活理出点滴的头绪,所以那些英姿飒爽的教官们的到来,恰恰让我们满腔的浪漫与激情,热情奔放地喷涌而出。
  我们那支连队,有十六个女孩子。除去我们宿舍的八个人。便是对门宿舍外班的女孩。训练的间隙,我们常常是自动形成两个骄傲的团队,各自为政,互不搭理。带我们的教官,面容敦厚,神情羞涩,看我们齐刷刷将视线投过来,便会紧张,将口号喊错。男生们只是善意这时的我们,已经懂得了舍年少时的轻狂和虚荣,懂得春里的卖弄和招摇,其实,只一层华丽的外衣。
  一笑,我们这些女孩子,却是愈加地放肆;但谁都看得出来。这无限的放纵里,其实溢满了娇羞和仰慕。还有什么东西,能比一个成熟且闪烁着梦幻色彩的军人,在我们柔情似水的心里,投射下更为迷人的光泽呢?
  我们喜欢在男生们懒散倒下的时候,将安静站立一旁的教官,团团围住,缠他唱歌,央他说笑。他那时也不过是二十三岁。看见这许多眼神明亮、微笑纯美的女孩子,毫不掩饰地表达着内心对他的喜欢和爱恋,便总是微微有些慌乱,手哗哗翻着我们递过来的歌曲的目录,视线却在叽叽喳喳的声音里,找不到可以安然落脚的去处。除了几支军营的歌曲,他始终不肯在我们面前一展歌喉,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会将新学会的优美的歌,一首首唱给他听。我们还会编动感十足的舞蹈,跳给他看。宿舍里的八个女孩子,似乎是一夜间,便全都多才多艺起来。而被我们称之为敌党的对门宿舍的女生们,也不甘落后,不失时机地拉拢教官,甚至为了教官的一次例行宿舍检查,不惜钱财,买来彩纸鲜花,将宿舍重新包装。
  这样的比拼,教官并不知道。他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样呵护备至。尽管男生们常常说,他更偏爱我们这些动不动就喊痛的女孩子,但他们怎么会明白,我们付出的,远比他们所看到的,要多得多。那些歌声和舞蹈的背后,所遮掩住的,是一种无声的较量.亦是心力上的折磨。青春里的甜蜜与忧伤,竟是以这样的形式,在大学的帷幕拉开后,徐徐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记得教官说过喜欢喝热烈的大红袍,家住本地的女孩子,便千方百计地央求父母买到最好的茶叶,送到他的住处。我们知道他喜欢听王菲的歌,就跑遍整个小城,把王菲最新的专辑买来。认真签下我们八个人的名字,而后送给他听。而我们一向鄙夷的敌党,亦没有闲着,她们给广播台一篇篇地写诗赞美教官,她们在无需穿军装的片刻休闲里,盛装打扮,只为给他最鲜亮的一瞥。她们甚至动用了生病的伎俩,因为这样,教官便会踏入宿舍,看护问候,兼陪她们漫无边际地闲聊。
  两个宿舍,就这样成为老死不相往来的敌人。没有人去想,这场战争,有没有意义。我们只是固执地守护住一份不肯与外人独享的爱恋,还有青春里与生俱来的嫉妒。是的,是嫉妒让我们无法容忍,会有另外一群美丽招摇的女孩子,来争夺教官其实毫无偏倚的关爱。亦是嫉妒,突然让我们气急败坏地,看到了自己在敌党们的眼里,原是如此蠢笨又可笑。小小的摩擦,不断地来了又去,像那微弱的火花,忽明忽暗,以为它无关紧要,却终于将那心底愤怒的爆竹,砰地引爆了。
  记得那天因为大雪,训练暂时中断。我们便喜气洋洋地去买了许多的零食,打算将教官邀请到宿舍来搞个小型的Panv。教官在电话里有一阵犹豫,但还是答应下来。像是打了一场胜仗,我们急切地想要将得意展览给所有人看。尤其是对门的敌党们。于是大敞了宿舍.又把录音机里王菲的歌.调到最响。我们以为敌党们会难过会气愤,却没想,她们也砰地一声,打开了房门。我们看到的,竟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温馨场面。
  教官的足音,很快地在楼梯口响起,然后几秒钟后,他站在两个宿舍间的走廊里,突然地不知该进哪一扇门。是我们舍长柔声来了一句:教官,今天是我们宿舍小妹在大学里过的第一个生日,你可一定要从头陪我们开到尾哦。教官笑道:那你们两个宿舍合起来庆祝一下,不更好吗,也不枉你们一起军训一场的情谊。舍长又是柔声一句:那怎么行,这场生日晚会,我们答应小妹只让最亲近的人为她祝贺呢。教官终于在这句柔中带刚的恳求里,对着敌党们道声抱歉,转身走进我们宿舍。欣喜若狂地关门的那一刻,我听见对面,有摔东西的声音一阵阵响起。
  不过是舍长的一句谎言,便让我们两个宿舍,自此结下了深深的怨恨。而且,即便是后来教官在告别的时候.让我们答应他要彼此友爱,其中的隔阂与愤懑,依然长久地滞留下来;而且在以后的时光里,时不时地就跳出来,将可有可无的矛盾,一点点扩大。
  到毕业的时候,全系拍集体照,无意中与对门许久不见的一个女孩子,靠在了一起。手指意外相触的那个瞬间,我们看向了彼此,然后,突然间就在对方没来由的一声抱歉里,笑弯了腰。没有人知道我们为什么而笑,只有我们自己才明白,三年前那场让我们心痛的争斗,此刻回望过去,已是布满了时光温馨的足印。
  是谁曾经说过的,如果军训在毕业的时候开始,那么,我们有过的那些忧伤、嫉妒、疯狂、喜悦,或许都会一一减弱。因为,这时的我们,已经懂得了舍弃年少时的轻狂和虚荣,懂得青春里的卖弄和招摇,其实,只是一层华丽的外衣。
  可是,即便青春已经散场,谁又能够否认,这样疯狂的嫉妒,你不曾走过,且如此依恋不舍?
  (图/巴巴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