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期

一罐子美

作者:陈 漠

字体: 【



  热娜古丽有一个不算大的饼干盒子,里面盛放着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喜欢把这个盒子叫罐子。
  谁都弄不清这个简单的饼干盒子里究竟盛放着什么!她不允许任何人看,也不会轻易给人看。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不把它当回事了。对全家人来说,似乎不让人看这件事本身也成了一件正常事。要是她突然有一天心血来潮让大家看时,反倒成了件新鲜事。
  闲来无事时,库尔班喜欢拿这件事逗乐。比如边喝着茶边说:热娜古丽。罐子拿来看一下!
  这时,不管热娜古丽抄写作业还是抱着花猫对眼睛,她都会一个箭步跳到里屋的炕上,取下箱子上的饼干盒紧紧抱在怀里。
  谁要是装出要上前抢着看的样子,她会抱牢饼干盒,吓得大哭,边哭边妈呀妈呀地大喊大叫。
  一般情况下,看到她这个样子,大家的逗乐目的就算达到了,谁也不会真的要抢看她的罐子。
  一天中午,趁热娜古丽高兴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她:你的罐里装的都是啥?
  她回答说:我不说。
  我再问时,她只说一个字:美。
  我说:你有一罐子美呀!我看一下行不行?
  热娜古丽说得快而坚决:不行。
  离开库尔班家那天下午,热娜古丽到丰收三场小学念书去了。吐拉罕冲我神秘地招手,随后轻手轻脚地从箱子上取下饼干盒,掀开盖子让我看。
  我正犹豫这样做好不好——我担心热娜古丽知道这件事后会受到伤害。这时盖子打开了,我所看到的东西令我不知所措。
  老实说,我并没看到特别的东西,几片形状不同的胡杨树叶,几枚纽扣,几块橡皮和硬币,一个用旧了的沙包,一个羽毛球,几根铅笔芯。几粒跳棋玻璃子,几根皮筋和几只蝴蝶标本……
  这就是热娜古丽当生命一样看护的东西,是她的百宝箱,是一罐子美!
  若不是亲眼所见,你几乎根本无法相信这一切。被一个10岁的维吾尔族小姑娘如此看重的宝贝,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也许看都不愿看一眼。而成年人所津津乐道的重大问题,在热娜古丽看来,也许根本不值得一提。这就是差异或代沟。
  站在一罐子美跟前,我惊讶得手足无措。
  我多么期望每个人都能保存这样一罐子美呀!
  在生命的不同阶段。都有一罐子美。对别人也许一文不值,对自己却贵重得要命。它只属于每个人自己,属于每一颗高尚而质朴的心灵。
  一罐子美就是一个人全部的世界啊!
  有这样的东西在身边,再远的路程再大的苦难也不害怕了。
  (尹冬梅摘自《奏响青春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