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期

猴子

作者:梁晓声

字体: 【



  公园的笼子里有一群猴子。它们究竟被关在笼子里多久了,已经无人知晓。
  我们说那是笼子,其实是不准确的。因为它更像网状的大房子,猴子们在里边享有较充分的活动空间。在那空间里,它们是自由的。但再大的笼子也毕竟是笼子,而不是丛林。
  公园的笼子里还有一棵野果树。那树的躯干在笼中,那树的树冠却在笼外,确切地说,是在罩住笼子的铁网的上边。树在笼中的躯干部分,已有多处地方掉皮了,被小猴子淘气扒下去的。但果树春季仍开花,秋季仍结些果子。
  猴群是有地位之分和等级之分的。特权和公认的资格成为占有果子多少的前提。一些掉落在网罩上的果子,只有爬到树干的最上方,将猴臂从网眼伸出网外,才能用猴爪子抓到。而只有某些猴子可以爬到树干的最上方。首先当然是猴王,其次是猴王所亲呢待之的猴,再其次是强壮善斗的猴。
  于是那一棵树既不只向笼中投下阴影,也在猴群中造成了不平等现象。
  于是嫉妒产生了……
  于是愤懑产生了……
  于是争抢产生了……
  于是厮咬产生了……
  于是笼中每每充满了敌视的、战斗的气氛……
  笼子那边又传来猴群发出的尖厉而使人惊悚的嚣叫。年轻的管理员连忙向笼子跑去……
  猴群在笼中正“战斗”得十分惨烈——具体地说,并非所有的猴子都投入了“战斗”。大多数猴子只不过又蹦又跳,蹿上蹿下,龇牙咧嘴,在自己一方“前线猛士”的后边助威。而双方的几只“猛士”却真的厮咬作一团。那一时刻,猴子显出了它们相当凶残的一面。它们的牙齿一旦咬住对方的要害,就是受到当头一棒,仿佛死也不会松口,仿佛宁肯同归于尽。
  年轻的管理员看得目瞪口呆。
  一只手轻轻拍在他肩上,是老管理员的手。
  老管理员眼望笼中惨烈的自戕情形,慢条斯理地说:“好,很好。对于我们,这是再好不过的现象了。看我手上这道疤,猴子挠的。几年前,这群猴子中还有出色的猴王。是的,那是一只出色的猴。它攻击我,因为它恨人。它恨人,因为人使它和它的猴群变成了供人观看的笼中之物。它以为成功地攻击了我,就可能率它的猴群夺门而逃了。我挺钦佩那样的猴子,它那样证明它是一只向往丛林自由的猴子。瞧眼前这群猴子吧!它们中已不太可能产生那样的猴子了。它们相互攻击,厮咬,只不过是为了在笼子里的地位。几年前那一只出色的猴子,是被它的同类咬死的。我由于钦佩它,在动物园里选了个好地方把它埋了……”
  一只比猴王更强壮的猴子,将猴王活活咬死了。当血从猴王的颈中射出,年轻的管理员转过了脸不忍看……
  “现在,它们开始在它们的同类中树立敌人了。它们越这样。我们越容易成为它们的上帝了。对于我们,这是好现象。很好的现象
  获胜的猴子,也就是新猴王,显得异常亢奋。它迅速地爬上树干的高处,又迅速地蹿下来,并不时地龇牙咧嘴。蹿上蹿下之际,不忘将猴臂从网眼伸出,抓取几颗果分抛给帮它夺得了王位的“有功之臣”。而那些毛上沾满了同类血迹的猴,则一只只围着树干蹦来蹦去,抓耳挠腮,显出无上荣光的猴子嘴脸。随后啃着果子,分别蹲踞在高高低低的树丫上了,像一只只秃鹫栖在高高低低的树丫上……
  于是,在动物园里,在笼子里,那一棵朽树又一次易主了。
  从此,这群猴子,以及它们的下一代,低级的头脑中更没有了丛林的概念,更没有了对自由的向往。
  (朱军摘自《错位恩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