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6期

我的天使

作者:合欢开

字体: 【



  他好像天生就是个叛逆的孩子,还是孩童时,母亲指着他说:“这个孩子头上肯定不知道哪块骨头长反了,怎么会这样呢?”
  几乎难以想象,一个不过四五岁的孩子,不仅不听话,只要睁开眼睛,一天到晚净知道惹事,他所惹的事情,甚至不能用恶作剧来解释。学会走路的时候他就学会了故意砸坏家里的东西,能离开大人的跟随自己跑的时候,他拿着石头砸邻居的玻璃,打哭比自己小的孩子。
  他成为一家人甚至整个家族的难题,慢慢地,父母不再过问他,他们已经不想再管他。随着一天天的长大,他越来越“坏”了,到了读书的年纪,父母甚至不肯将他放在身边,将他送到了远一些的学校,一年级还没有读完,他便因为打架伤了同学的眼睛被开除了。小学6年,他转了三次学,学生档案背了无数次的处分和记过。除了抚养他,父母甚至不想再看到他,母亲曾哭着说:“前生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生下这样一个孩子。”
  面对家人极度失望后的冷漠,他不思悔改,变本加厉,认识了社会上无所事事的坏孩子,和他们混到了一起。他学会了抽烟喝酒,在街头打群架,拦截放晚自习的女生,很多天不回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小霸王”。14岁的时候,因为和几个孩子一起打架,他被送进了少管所。
  他是在家里被带走的,被带走时,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恐惧,死死地向后退着,在门边,忽然大声呼喊起母亲来。
  而身后的门在他离开的刹那已经关闭,门内的母亲虽然在他的呼唤中掉了眼泪,却没有选择原谅。
  在少管所,他一呆就是六年,完成了一个少年到青年的过度。在他进少管所的两年后,年近40岁的母亲,生下了一个女孩。
  消息是父亲告诉他的,听到的时候,他的心莫名地飞快跳动了几下。那个小女孩,他想,应该是他的妹妹。他16岁了,还没有见过孩子刚出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刹那,他忽然很想见一见自己的妹妹,见见那个刚出生的小婴儿。
  也因此两年后,他终于对父亲说了第一句话,他说:“她叫什么名字?”
  “旖旎。”父亲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才说,好像并不愿意让他知道,亦没有再说别的。
  六年后,他离开了少管所,六年里他长高了20公分,是个面色苍白、略微消瘦,180公分的英俊青年。而眼神里的邪气却成长起来,依旧没有改变。
  只是这次他没想到,父母竟然没有收留他,他们在外面给他找了套小房子,里面一应俱全。父亲说:“如果你不想工作,我可以抚养你一辈子,只要我活着。但是你不能再接近这个家的生活,旖旎需要一个健康的环境长大。”
  父亲的话很直白,他听懂了,冷笑了一声,没有说任何的话。
  他心里忽然充满了莫名的恨,恨父母恨这种生活也恨旖旎。
  仇恨蛰伏在心底,越来越重,压得他窒息。终于,他再也忍耐不住,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去报复这个代替了他的小女孩和他的父母。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守候和跟踪着母亲,在早晨远远地看着母亲带着一个小女孩出门,去不远的幼儿园,黄昏时母亲又会早早地过去将她接回来,虽然相隔遥远,他依旧能感觉到母亲脸上的温柔微笑。
  三个月后的那天黄昏,他忽然在家门外的路对面惊喜地看到,一个熟悉的小身影独自从楼道里跑了出来。只有她一个人,穿了那套红颜色小运动服。他认得那套衣服,小旖旎在穿着它走路的时候像一团火在跳跃。
  压制着自己,他冷静地等待了片刻,确定只有小姑娘一个人时,飞快地走了过去。
  “旖旎。”他在她身后喊了她的名字。小女孩转过身来,面对陌生的从未见过面的他,并没有任何的惊恐。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第一次,他终于彻底看清楚了一直潜藏在他怨恨中的这个小女孩。她有着鼓鼓的额头,大眼睛和圆嘟嘟的嘴,还有同他一样微微卷曲的头发,几乎完全是他想象中的样子。这种熟稔的记忆让他的心再度飞快地跳动起来。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女孩好奇地看着他。
  是的,她不知道他是谁,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她还有个哥哥。
  他慢慢咬紧了嘴唇。
  “我是哥哥,”他说,“所以我知道你的名字。”
  “哥哥?”旖旎重复这两个字,忽然变得高兴起来,“就是电视里那样的哥哥吗?能保护小朋友的那种哥哥。有很大的劲儿对不对?”
  “是的,就是电视里那种哥哥。”他蹲下来,他想他得快点把这个小女孩带走,也许很快母亲就会出来了。
  “哥哥带旖旎去玩好不好?”他笑着说,“去儿童乐园坐旋转木马。”
  “好啊好啊。”小女孩高兴地跳起来,没有任何防范地跳进了他的怀里。他一把抱起旖旎,心底里,有种冰冷的快感。
  他抱着旖旎朝着路的对面跑去,他一直在跑,小女孩在他脚步的颠簸中开心地笑,笑声盘旋在他的头顶。他什么都顾不得,只是飞快地奔跑着。他决定将怀抱中的孩子带到一个没有人找到的地方,他要让父母为此焦急和恐惧……
  奔跑中,街道转弯处他忽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他踉跄了两步倒在了地上,几乎本能地,他将小旖旎托了起来,没有扔到地上去。但是因为突然的惊吓,孩子还是哭了起来。他站起来,却冷不防被撞到的年轻男人一拳打在了胸前,一连串的脏话追随而来。他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冷笑,他知道自己碰上了同类。
  当然不甘示弱,两个人打了起来,许多人围过来,但是没有谁拉架或制止。打斗中他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忘记了旁边还站着一个不到5岁的小女孩,更加没有料到因为害怕哭喊着的小旖旎,竟然会做出如此的举动。她停止了哭泣,像个小火球一样冲向他的对手,抬起小小的脚对着那个年轻男人的脚踢过去,边踢边充满稚气地嚷着:“让你打我哥哥,让你打我哥哥……”
  他猛地住了手,在那个男人的腿踢向旖旎的时候,一把将旖旎抱了起来。再也不顾对手的挑衅,迅速地冲出了人群,朝着来时的方向跑去。他的衣服已经在厮打中破损了。脸上也火辣辣地疼着,可是他好像什么都顾不得了,只是更加快速地跑着,朝着家的方向。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一个小小的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在他生活的20年中,他一直都是个坏孩子,做了许多许多坏事。为此没有人爱他。为此他被父母和这个社会抛弃,可是不到5岁的旖旎,却在这样的时候不顾一切地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帮他,惟一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说,我是哥哥。他从来都不知道,真的有一种力量,能让所有的仇恨在刹那间溃散。这是他这么多年从来不曾感受过也从来不曾付出的,这种力量,叫做亲情。
  奔跑中,他泪流满面。
  而这个奔跑的男孩,就是三年前的我,我叫陈家正。挽救了我的一生的,是我5岁的妹妹,我的天使陈旖旎。
  (王刚摘自《许愿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