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6期

被卖进深山的美丽女教师

作者:新 勇

字体: 【



  卖进深山的屈辱岁月
  
  18岁的郜艳敏曾是一个对未来充满了幻想期望的快乐女孩。因为河南老家穷,1993年她只身来到河北省蠡县一家毛纺厂打工。
  谁能想到,所有的一切几乎在一瞬间脱离了轨道。那天,郜艳敏请假回家帮父母麦收,在石家庄火车站,她碰到了两个来“招工”的中年妇女,年少的她没有深思就爽快地跟着那两个貌似淳朴的女人去找“好工作”了。就这样,长途车带着她向厄运呼啸而去……
  两天后,郜艳敏被人贩子以2700元钱的价格,卖给了曲阳县蒙山镇下岸村的一户农家做媳妇。
  下岸村很小,只有40来户人家,不到200人,窗外是山,山的背后还是山,整个村子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向山外。
  “丈夫”老三,是个粗鲁的山里汉子,不认得几个字,夫妻两人常常终日无话。郜艳敏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逃跑!但这家人把她看得紧紧的,根本没有机会。
  于是,郜艳敏选择了另一种解脱方式:死。第一次,她跑到后山上跳涧,被牧羊人看见了;第二次,她说自己病了,睡不着觉,在夫家人的看守下到集市上看了几次病,趁机偷偷地攒了60片安定片,一下子吃下去,结果还是被发现,送到镇上的卫生院抢救了两天两夜;第三次,她吃了老鼠药,痛苦得心如刀绞,但还是被发现了。
  郜艳敏没有死成,但是她的心却好像死去了。本来外向的她,终日默默无语。
  一年后,觉得生米已煮成了熟饭,公婆终于让郜艳敏在丈夫的陪同下回河南老家了!
  回到家里,一切都变了,一年多的时间,母亲的眼睛哭瞎了;父亲四处奔走甚至求神算卦,在一个个陌生的城市和村庄寻找自己的女儿,头发全白了,他仅仅四十岁出头啊!
  在家里住了一段日子后,父母还是让郜艳敏跟着老三回河北了。郜艳敏被拐卖的事情在当地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她不可能再找到好人家了。见过女婿,父母都认命了!
  回河北的路上郜艳敏没有再哭,她把自己埋进了山村平静苦涩的生活中,生儿育女,将所有的梦想全部埋葬了。
  
  以德报怨,为了孩子坚守深山
  
  下岸村满山遍野都是石头,喝水都得到很远的一个山岭去挑,没有老师愿意来教书,村里孩子上学一直是个难题。2000年,当地农村教育资源整合,村里只保留了一个低年级教学点,可这个教学点没有一个公办老师愿意来。
  没办法,上级学校决定在本村找代课教师。找来找去,全村文化程度最高的就是郜艳敏,辉岭小学马校长几次翻山来找郜艳敏,可郜艳敏一口回绝了!
  其实,郜艳敏还有一个心结:自己不过是一个买来的媳妇,就像人家买来过日子的一件家具。丈夫喝了酒常常抓过她就打:“买来的媳妇,我愿意打就打!”学生会看得起自己吗?学生家长会信得过自己吗?另一方面,在郜艳敏的内心深处,这个村庄的一切对她都只意味着屈辱和卑微。她对这个禁锢了她生命和青春的山村,充满敌意,为它服务,她心里委屈!
  然而一天晚上,郜艳敏从窑里收工回家,刚推开家门她就愣住了:家里热热闹闹地挤着六七个孩子,以及孩子们的家长,一脸虔诚地等着她回来。一见她进来,一个家长马上站起来说:“老三家的,今天我们来求你。请你给孩子们当老师,他们能认点字,不当一辈子羊倌,你就是菩萨啦!”孩子们也轰地围了上来:“郜老师,教我们读书吧!”
  看着孩子们那一双双清澈的眼睛,郜艳敏的泪水慢慢涌出眼眶。在这些渴望读书的孩子们身上,她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一个新的火花在郜艳敏的生命中点亮了:再也不能让下岸村的孩子们当羊倌,再也不让他们通过买的方式找媳妇,再也不让自己的悲剧在别的女孩子身上重演!擦干眼泪,她坚定地说:“好吧,我当这个老师!”就这样郜艳敏成了一名山村女教师,也许她是中国惟一的一个买来的老师。
  
  三尺讲台,成了人生新舞台
  
  郜艳敏负责的教学点有一、二年级两个班,一共15个学生,教师只有郜艳敏一个。她要负责两个班的全部教学任务。郜艳敏过去要强、追求完美的个性全都回来了。接受任务后,她首先把两个年级所有的教材收拢来认真熟悉,仔细揣摩国家教学大纲的每一点要求;一有机会,郜艳敏就翻过大山去中心小学听课,把其他老师的讲课内容、讲课方法一滴不漏地记录下来,回来后认真研究学习;为了不让自己的知识落伍,每次出山她都要买一些旧书报回来扩大自己的知识面。
  郜艳敏把体育、音乐等副科也开了起来,长久以来生活在悲怆绝望中的郜艳敏,再次展开了甜美歌喉,过去的梦想、过去的激情,随着歌声又回到了她的身边!下岸村的孩子们在郜艳敏的教导下,学习兴趣和学习成绩大幅度上升。辉岭中心小学两个班40个学生,每次考试评比,下岸村的学生总能从七八张奖状中拿回来两张,二年级的刘行一直是同年级的第二名!
  郜艳敏的教学不仅成全了孩子们也成就了她自己。她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四年多。村里老老小小见了她都喊她郜老师,带着亲切和尊敬。在他们眼里再没有“这个媳妇是买来的”的轻蔑,丈夫老三再也不敢打她,因为会惹起众怒!
  郜艳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职业,爱上了那些纯真的孩子们。她不能接受哪怕一个孩子逃学辍学。孤儿刘卫和奶奶一起过,掏不起学费,郜艳敏就给包下来;杨阔,没有母亲,原来很调皮,甚至把学校的玻璃都给砸了,一次次逃学,郜艳敏就一次次家访,把他劝回学校。在她的努力下,几年来村里一、二年级没有一个适龄儿童辍学。这一点,成了她的骄傲。
  但郜艳敏也有一桩沉重的心事,因为这里太穷了,她有10名升到辉岭小学和韩家村小学的学生曾先后辍学,她反复找家长做工作,有6人勉强复学,其他4人却再也没回到学校。痛心不已的郜艳敏利用星期天办了个扫盲班,给这4个孩子上课,教他们识字和做人的道理。
  最近两年,交通和通讯方便起来,前后有十多个被拐卖来的媳妇都回老家了,每次看到一个个如释重负的女子带着行李离开,每次回家看到毫无共同语言的丈夫,郜艳敏的心中都是一阵痛。外面,是另一个世界,她曾经做过许多梦的世界,她何尝不想插翅飞出去?那是她曾经三次求死也要求得的自由啊!但一想到孩子们,郜艳敏的心就又飞回来了:“我走了,孩子们怎么办?”
  她已经离不开山村里的这些孩子们了。每当和孩子们一起上课,一起做游戏、唱歌,生活带给她的不幸和屈辱就全忘在脑后了,她的生命也就有了不一样的价值。尽管这里很闭塞很贫穷,尽管她对买她的丈夫很不满意,尽管她年工资只有2000元,但她还是想把这里的生活继续下去,她因屈辱而来,却因荣耀而留下。
  (郭靓薇摘自《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