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3期

流浪歌手在路上

作者:高 强

字体: 【



  他穿着一件旧T恤,外面披着略有些破的夹克,夹克的肩部垫着厚厚的皮垫,上面放着一个便携音响连着组合乐器,洒脱地奔向人群。他,就是流浪歌手。
  那天晚上,他在体育馆门口听演唱会,那里除了保安就是他,有时他会抚着手中的乐器轻轻哼唱,引来别人异样的目光。他今年已经23岁了,音乐学院毕业。他从小就喜欢音乐,渴望能当一个真正的歌手,但家人一直反对。直到他考上音乐学院。但现在的他仍没有工作,只能靠卖唱为生。说到卖唱,他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对我说:“没什么,那些歌星不也是在卖唱吗?只不过他们比较出名而已。”他淡然一笑,我欣慰地点点头。出于对流浪歌手生活的好奇,我决定第二天跟他一起去卖唱。
  晚上7点是他一天工作的开始,他会拿着自己编好的歌谱,去各个饭店让客人点歌。歌谱上的歌曲有许多,现在的,过去的。他最喜欢的是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天黑得快,又冷。很少有人会在外面吃饭,他不得不多去些地方碰运气,因为有些饭馆是不让他进的。
  7点半。他来到了一家烧烤大排档,拿着歌谱挨个人问是否要点歌,得到的答案多是否定的。这一年多来他也积攒了一些经验,比如见到情侣时间男的成功率会比较高,如果有一大桌的人在吃饭,这样点歌的可能性也比较大。但这些情况毕竟是少数。有时候,他会在大家面前先免费唱几首再去逐个问是否要点歌,但点歌的人仍很少,遭人白眼也是经常的事。有些服务员都已经认识他了,没生意的时候他会给他们唱上几首。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仍然一分钱没挣到。走了几站的路,他有点累了,靠在路灯下,点上一支烟。长发在光晕下显得如此沧桑。一年下来他的脾气已经在别人的冷嘲热讽、白眼、甚至是骂声中被磨得没了棱角。有一段时间他感到很迷茫。在自己的地下室出租屋里一待就是一天,或者去看老头打牌、下棋。他想过放弃,但自己为了音乐付出了这么多,就这样放弃他又有些不甘。他反复地说:“人这一辈子总得有个奔头,有个希望。”而音乐当然就是他的希望。他相信自己能成功。他并不觉得自己比那些歌手差多少。一个中年妇女急匆匆走了过来,丢了1块钱在地上,他拾起来还给了她,说:“我是卖唱的,不是要饭的。”她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随便点了一首歌,没等他唱几句,转身离开了。此时是9点10分,这是他收到的第一笔钱,他有些尴尬地看着我。钱是拿到了,但拿得却是如此心酸。
  他整理了一下行头,又继续走了下去。碰到一对外国夫妇。他用简单的英语介绍了一下自己,他们略有兴趣地点了几首,有时会跟着哼唱一句,有时笑着点点头。一共唱了5首,挣了10块钱,还有l块钱的小费。他高兴地接过钱。看了又看,仔细地放进口袋里。
  晚上11点,我们开始往回走。天气有些凉,路上的人已经很少了。他不冷,走了这么久的路,身子早就暖和过来了。走到一个酒店门口,他被两个醉汉拉住,非要他唱歌给他们听。他唱了几首,他们很高兴,但拒绝付钱,几个人纠缠在一起。被酒店的保安劝开,他无奈地被赶走。
  “有人听自己唱歌总是好的,说不定是个经纪人呢?”他乐观地说。话语里流露出无奈与调侃背后的坚强。
  临近午夜,我与他在车站分别,他一天的工作也结束了。这一天他只挣到可怜的12块钱。看着空寂的马路上穿行的他,路灯映着他疲惫的背影,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他喜欢的那首歌《我的未来不是梦》: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阳下低头,流着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漠,也不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