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3期

共度生命关口

作者:林青霞

字体: 【



  对父亲的第一个记忆,是在我三四岁那年。每当接近黄昏的时候,我总会蹲在眷村的巷口等待爸爸回家。父亲,个子高大英挺,穿上一身军服,更是英俊潇洒。见到父亲的身影出现,我立刻扑上前去,握着他的手回家。我那小小的手只握得住他的大拇指,那种温暖和安全感,就好像自己已经掌握了整个世界。
  父亲是个山东大汉,为人直爽、待人真诚,他生性幽默、一生俭朴,真正知足常乐。在我生命最忙碌的二十个年头里,母亲为了保护我,跟着我东奔西跑、寸步不离,哥哥、妹妹又远在美国,父亲经常独自一人留在台北家中……本以为这段时间是我们父女感情的真空期,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当年他正在默默地支持着这个家,也是稳定这个家的力量,因为他,我们能在生命中勇往直前,没有后顾之忧。
  四年前,父亲身体随着肝硬化起了变化,每三个月就需要接受一次栓塞治疗。父亲虽然不愿意去医院,但由于对我的信任,依然和我携手共度一个个生命的关口。每当做完一次治疗,他都忍着痛,带着浅浅的微笑说:“又过了一关。”我也从不忘记竖起大拇指说:“爸!你真勇敢!”在这四年当中,我们就这样相互鼓励,不知共同度过多少关口。
  感谢上帝给我机会和足够的体力,使我能经常陪伴在他老人家身边,真切地享受父亲的爱、感受他隽永的智慧以及面对生死时从容的态度。在父亲最后的岁月里,哥哥、妹妹、我、女婿、孙女们,还有父亲的老朋友,轮流探望陪伴他,孙女们尤其能逗得老爷格外开心;父亲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看到孙女时,内心最是舒泰温馨、饱满幸福,非常感恩拥有这样的亲情、友情与圆满生命。
  最后一次陪父亲到国父纪念馆散步,我是以手掌支撑着父亲行走。他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在他脸上淌漾的温暖和安全感,仿佛就是我儿时握着父亲大拇指时特有的神情……。
  父亲平安地走了,虽然他离开了我们的世界,但他那只无形的大手,将会握住我们儿女,引导我们度过生命的每一段起伏。父亲,似乎是在最适当的时刻离去,这,也似上苍安排最巧妙的归途。我们将永远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