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3期

一段情

作者:九 斗

字体: 【



  从来对慈禧没有好印象,可是就在前几天,看到一段文字,我却被其中的一个细节打动。想,她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不管站在多高处,也只是一个血肉之躯的女人。
  那篇文章讲的是慈禧的画像,提到她的满身珠翠和一个小得不起眼的珍珠耳钉。
  慈禧是个极尽奢华的女人。对于珠宝首饰的喜爱近乎贪婪。而且以她当时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到死耳上那个珍珠耳钉也没取下来过。小得不起眼的珍珠,被其他饰物夺去了风采,可在她的心目中却是最重的。因为,这是当年成丰赐予她的。
  人在历史中被放大扭曲着,回归到本真。她不过是个女人。年轻时爱着,也不得不爱着一个她所能知的天下最了不起的男人。那男人也骄纵着她,因为她给他生下了惟一的子嗣,那就意味着江山会在他的血脉下延续。
  她对中国做的那些令后世不齿的事,对她来讲更是简单。她是一个守着丈夫留下的庞大家业的寡妇。人人觊觎,没有可信任的人,她守护的是儿子、孙子的利益。说到底,她只是一个没有能力的女人。
  光阴荏苒,昔日欢情早被时光稀释成清晨林间的薄雾,太阳出来了,刹那间无影无踪。让人疑为梦。可是有那样小小的一个信物,一个证明,让她独对菱花镜里的衰容,总有一恍惚穿越时空,回到当年,那时青春正好,那时貌如春花,那时有个男人,在耳边轻轻地说。爱你。
  她用一个小小的细节,守候着这一段情,一段被历史忽略了的女人的心事。如此而已。
  相关链接:央视《百家讲坛》主讲《慈禧》的隋丽娟教授认为,要了解慈禧,就要了解慈禧的双重结构——“女人慈禧”和“政治慈禧”。“我的不同就是力争从女性角度,去掉慈禧身上那些符号化的、脸谱化的东西,对她的行为作出符合人性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