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3期

让我吃醋的韩国孩子

作者:崔永元

字体: 【



  早在2002年,我去韩国汉城观看足球世界杯比赛,很偶然地发现了一本书稿。扉页上赫然写着:《我是韩国人》。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很感动。后来很疑惑,再后来是吃醋:“你说人家的孩子是怎么培养的?”
  作者申世庸的哥哥因为绘画比赛连夺冠军,被保送去美国,于是,当年13岁的作者也萌生了这个念头,历尽周折,从一个打架大王转变为牛津学子,终于如愿以偿。身处最富裕的国度——美国的申世庸肯定地说:“刚去美国时,我觉得那是一个伟大的、充满梦想的国家,现在我倒觉得小小的韩国比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都伟大,我为自己出生在这里而自豪。”
  我读到这里觉得震撼。同时还觉得惭愧。为什么有时候我们还不如一个孩子?
  答案原来在父母身上。申世庸的爸爸每天早上去上班前,都要给他和哥哥上一堂5分钟的课。这5分钟,讲的是怎样度过人生。如何待人接物,最重要的是树立正确的人生观等等。“普通人最看重的学历、财产和地位,爸爸并不放在眼里。他重视的是‘正确的精神’。”
  正是这每天的5分钟,为孩子们的精神大厦奠基,使一个13岁的韩国孩子独自高飞,从容面对欺侮、蔑视:面对毒品和大麻,面对《花花公子》。
  我们常常佩服朝鲜民族的凝聚力,又总搞不清他们是怎么凝聚到一起的。
  在“挂着太极旗的房间”那章里,申世庸说:“士官学校食堂墙上挂着一面很大的太极旗,学校挂每个学生所属国家的国旗,太极旗就是我入学那天挂的。最初我不太在意它,觉得那只不过是一面旗而已。后来我无法适应反差极大的美国文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渐渐感觉到太极旗对我很重要。
  “尽管有人说韩国交通事故为世界之首,环境污染严重等等,但我还是觉得韩国好。当韩国运动员或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扬威于世时,我因身为韩国子孙而自豪。韩国举办奥运会之后,美国学生也开始常常谈论起韩国了,我听了很开心。美国孩子们饶有架势地模仿跆拳道时,我心情愉快,腰杆也硬了起来。
  “有一次,一位同学流着眼泪告诉我,说他的祖国没有了,原来在食堂墙上悬挂的国旗不见了。看着他悲伤的样子,我再次感受到国旗对我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我请妈妈给我买来两面太极旗,一面挂在书架上,一面挂在墙上。有了太极旗以后,我不再寂寞了。士官学校的那间小屋不再是束缚我自由的监牢,而变成了给我启示、让我坚强起来的禅房。”
  后来,我怀着一种感动和责任,为这本书的中文版作了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