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4期

我们离世界末日还有5分钟

作者:张 超

字体: 【



  在地球生命漫长演变历史中,三叶虫、恐龙等众多生物都曾经主宰过地球,但是如今它们都逐渐退出地球这个大舞台。或许有一天,我们人类也会像它们一样,文明消失、物种灭绝。《终结者》《恐怖地带》《天地大冲撞》《黑客帝国》《后天》,无数电影设想了各种各样的灾难,让我们科学地分析一下,哪些灾难最可能毁灭我们的文明,我们的世界将以何种方式终结。
  年初,以霍金为首的18位世界顶级的科学家把“世界末日钟”又向前拨了两分钟——现在这个钟指向的时间是11点55分,而12点整则意味着世界毁灭的时刻。
  “世界末日钟”设立于1947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背景下,人们感到全世界的安全缺乏保证,尤其是核武器极有可能摧毁整个世界文明。于是一些科学家象征性地设立了一个“世界末日钟”:钟上面的午夜12时标志着人类文明的毁灭,每当发生对人类产生威胁的事件——制造核武器、气候变化、环境污染、生化危机等等,科学家就会将末日钟的指针向12点拨动一些,提示大家,我们离世界末日又走近了一步。
  末日钟并不是危言耸听,一直以来,我们的世界并不那么安全。除了人类自身活动带来的影响外,来自地球本身的灾害和来自宇宙的威胁像一个个躲在暗中的杀手,窥探着毁灭地球这朵宇宙之花的机会。
  冰与火的炼狱
  
  气候变化
  可能性☆☆☆☆威力☆☆
  印度洋海啸掀起10米高的巨浪,唐山大地震瞬间摧毁了一个城市,近日在北京举办的意大利庞贝古城展上,酷似“石膏模型”的人体让观者触目惊心。火山、地震、海啸、飓风等来自地球自身的灾害一次次展示出大自然恐怖狰狞的一面。这些突降灾害能顷刻间毁灭城镇、村庄,它们虽然可怕,但还有一种威慑力更大的灾难,能把一个国家、一个文明从地球上抹去,那就是看似缓和、实则极度危险的气候变化。
  在新疆的博物馆中,展示着几千年来西域诸国的灿烂记忆,但它们的国土已经被掩埋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无边的黄沙中,它们的人民不知飘零何方。就在数十年前,罗布泊还是碧波荡漾,映着深蓝天空的大湖,而现在却变成了不毛的戈壁。
  地球之所以充满生机,适宜的温度和丰富的水资源是不可缺少的要素。然而自从地球诞生起,它的环境温度就在一直起伏变化着,第四纪冰川期就是一次长时间全球范围内的低温期,许多物种都适应不了这种变化,在“冰河世纪”中遭受灭顶之灾。
  冰川期在地质历史上并不是惟一的,有科学家已经开始预言下一次冰川期即将到来,而另一种观点则是地球温度大幅升高的“温室效应”,这两派观点虽然全然相反,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在冰箱里储藏的冷冻鱼还是人们餐桌上沸腾的水煮鱼,没有哪条鱼感觉会更爽。
  
  微型杀手团
  细菌、病毒和其他微生物
  可能性☆☆☆☆威力☆☆
  大家伙可怕还是小东西可怕?在洪荒的年代,人类惧怕的是凶禽猛兽——吃人的狮子、老虎,然而今天它们却变成动物园中的保护动物,再无昔日森林草原之王的气概。相比起来,遮天蔽日的蝗虫带来的危害更大,历史上曾引起数次大规模饥饿和死亡,但是如今也可以用杀虫药剂来解决。现在真正对于人类文明的生物威胁却是那些更加微小的生命体,还记得2003年的SARS危机吗?之后的禽流感又让全世界蒙上一层阴影。细菌、病毒这些小东西,曾经一次又一次将文明推向毁灭边缘。
  当我们安然入睡的时候可能不会被窗外工地的嘈杂吵醒,但可能会被一种尖细的微弱声音弄得心神不宁:蚊子在黑暗的屋中歌舞升平,别看它纤身细足,却暗藏独门武器“百毒夺命针”,针中藏有百毒——登革热病毒、乙脑病毒、西尼罗河病毒、黄热病病毒,好比武林中的孔雀胆、鹤顶红,有百步断肠之威力,又怀揣丝虫、疟原虫等致命暗器,让人防不胜防。
  历史上很多文明都被这些微型杀手所毁灭。细菌在中世纪一度扮演着“终结者”的角色,由细菌感染而引起的疾病被视为绝症。鼠类行走于江湖之中从来不用刀,只凭借一招鼠疫杆菌就曾让欧洲四分之一的人死于“黑死病”,直到今天我们翻阅史料回顾这个充满灾难的黑色年代时,依然会感到那种绝望和悲凉。
  在电子显微镜下,一些病毒呈现出完美的体态,如果单单从审美的角度上来看,简直就是一个个具有后现代气息的艺术品。近半个世纪是病毒肆虐的年代,人们无法像对待细菌那样使用抗生素,采用疫苗预防的方法却对那些擅长变异的病毒束手无策。被誉为“超级瘟疫”的艾滋病病毒(HIV)从被发现到现在已经有近30年时间,我们可以拍摄到它的形状,分析出它的遗传代码,但是就是找不到有效遏制它的办法。
  流感病毒不停上演“看我72变”,而禽流感更让世界卫生组织提心吊胆,如履薄冰,谁知道明天什么时候又会有什么奇怪的病毒出现?让人内脏“融化”的埃博拉病毒,叫人肚子涨满腹水的血吸虫,世界的医药科技何时会有办法应对?我们只能祈祷。
  
  人造魔鬼
  科学技术的双刃剑
  可能性☆☆☆☆威力☆☆
  二战结束后,有人让爱因斯坦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情况,他却回答说,他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如何,但第四次大战的武器一定会是棍子和石头。二战后的核力量成为军事集团间竞争的筹码,数次冲突升级使得核战争到了爆发的边缘,如今原本完全可以用来服务于人类的核能源已然是人类文明的一大隐患。
  在尖端科技领域,另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课题“人工智能”,一样对人类文明充满着威胁。科幻作家的嗅觉异常灵敏,早期的“克赛号”、“奥特曼”已经成为了对于机器时代冲突的经典预言。《阿童木》中那句“我是机器人,但我相信人类”曾让那个年代的孩子感动至今。但更多的人还是预言了这些“充满智慧的钢铁”最终会取代人类文明。无论是《终结者》中血肉与机械混合的强大力量,还是《黑客帝国》中凌驾于人类思维之上的超级智慧,甚至是“我,机器人”中那种对新文明的“展望”,无不渗透着一种对于未来人类文明的忧虑。
  从理论上说,人类绝对不是孤单的,宇宙中一定还有其他的智慧生命,但是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找到他们,因为两个文明之间的距离可能太遥远,在相互发现之前,其中一个就已经灭亡了,而灭亡的原因,极可能是被自己的力量所扼杀。
  (赵宇飞摘自《博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