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4期

暴走活火山

作者:亦 博

字体: 【



  清晨,阳光淡淡的似有似无。我一早起来,为火山徒步做准备。
  我要去的是新西兰北岛的陶波火山板块,内含17个火山。其中最著名的是世界遗产保护区东加里罗国家公园的东加里罗、瑙鲁赫伊和鲁阿佩胡三大火山了。
  徒步穿越东加里罗和瑙鲁赫伊火山需要8小时,这条穿越路线非常著名,号称是新西兰最美的一日暴走路线。新西兰的夏季就要结束,清晨相当冷。我带了一件薄外套,把自己包裹起来,迈开大步向火山进发。
  一开始还有路,平缓的坡,被青黄的绒草覆盖。我走得很快,大半个小时下来,已经挥汗如雨。这时已没有路,身边的黑色怪石越来越多,草越来越稀少。在荒野里走了这么久海拔才攀升了几百米。正沮丧时,竟听到流水声!看地图上说是一股温泉,像溪流一样在黑石之间汩汩流动。我沿着岸逆流而上,路越来越坎坷了,从温泉到瑙鲁赫伊火山的喷发口在地图上真是一厘米都不到的样子,却被誉为是“魔鬼阶梯”——因为实在太难走了!短短一段路笔直上升600米,还布满坚硬古怪的大黑石,真叫人无处落脚。
  我望着“魔鬼阶梯”倒吸冷气,旁边一位30出头的金发女郎,向我报以鼓励的微笑。“你也一个人?”我问她。“是啊。我在英国教艺术,喜欢徒步,但好久没走这么长的路了,速度变慢了。”“哈哈,那我老人家恐怕更慢吧!”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原来是一个近40岁戴眼镜的高大男子,来自德国的电子工程师。于是,三个陌生人开始结伴而行。虽然没有路,隔几米却会有一根木制的标杆,防止迷失。我们仰望面前的山,光秃秃的除了黑石什么也没有。于是看准远方的标杆,制订下一个休息的目标。
  45分钟后,我们这支“联合国小分队”奋力登上坡顶,迎接我们的是无数“先人”成功登顶后堆砌的石塔,宛如一个神秘而古老的召唤。在这个没有生命的地方,居然看到了一只小鸟,瑙鲁赫伊南火山口也奇迹般地映入我们的眼帘。回望脚下,太阳升起,拨开云雾照亮了我们走过的路,心情豁然开朗。
  瑙鲁赫伊南火山口是火山板块区最高的山锋,在电影《指环王》里大出风头。它是20世纪最活跃的火山之一,大大小小的运动近50次。火山口好像被画家描过一样,色泽鲜红。云雾从火山脚下飘过,仿佛触手可及。
  原本以为连“魔鬼阶梯”我们都走过了,接下来应该所向披靡,没有想到,更惊险的还在后头。我们仨有说有笑穿过貌如月球的沙漠平谷,接着爬坡。此时左右两侧是两个方圆几十里的大凹陷,估计也是沉寂的火山口。我们在陡峭的山脊上手脚并用,脚下的土地不知不觉早已变成了沙质,含带无数细石子,每走一步都连陷带滑,松动得站都站不稳。我们不敢懈怠,专心致志向上攀登。
  终于爬到穿越路线最高处,1900米。峰回路转,右侧是鲜艳的东加里罗火山口,一片火红毫无防备地跳进视野,一股浓重的硫黄味扑鼻而来,我们兴奋至极,眼前这怪异的红裂缝,就是红火山口了!
  我们的脖子歪在一边来不及从红火山口转回来,前方一片蔚蓝的湖水已梦境一般出现在脚下;往下几步,又见一片湖,再下,第三片湖!碧绿的湖水里沉淀着火山的矿物质。
  下到湖边时已是正午,三个火山湖毗邻而卧,纯粹的蓝和绿,引人入胜,仿佛置身在《指环王》电影里。真想就这样把自己扔在天地之间,化成火山湖边的一块石头,无奈老天不赏脸,不多久竟然阴云密布,催着人赶路。
  直直往前急行军,身后已是电闪雷鸣,厚重的乌云向两座火山泼下雨水,似乎想把火苗扑灭。云层低得怕人,我们完全置身于云雾中,除了脚下的石块杂草,能见度几乎为零。两个小时后放晴,终于望见远方的休息站,木制的小屋像一个老人在半山眺望着山脚下的大湖。我们三个面湖而坐,此时空谷无音——原来寂静就是大自然的声音。
  最后两个小时穿梭于遍布蕨类植物的原始森林,仿佛回到了侏罗纪。阳光星星点点地从绿叶缝隙流下,森林似乎永无尽头,直到最后豁然开朗,看见天光,穿越成功了!三个人全都累得躺倒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共进晚餐的时候,只见德国人、英国女孩和我,三个大英雄一歪一扭走向餐厅,当三只酒杯碰在一起,三张笑脸,疲惫而又明亮的眼睛,我们知道,火山区的艰辛与美丽,惊险与壮观,全部都珍藏在心里。
  (赵宇飞摘自《时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