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18期

病床上的男孩

作者:闾丘露薇

字体: 【



  如果留意有关伊拉克的新闻,大家一定会记得阿里的故事。一个巴格达的男孩子,在美军轰炸巴格达的时候被炸断了双臂,当传媒去采访他的时候,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救救我。后来在西方一些大型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合作下,拯救阿里的行动展开,他被送往了科威特。虽然他永远地失去了双臂,但是和伊拉克其他的有着同样遭遇的孩子相比,他要幸运得多。
  看到哈吉是在我们第二次回到巴格达的时候。当时,我们听说,巴格达几乎所有医院的医生都不上班了,因为医院已经没有人管了,而且水电也没有保障,于是,我们决定到医院去看看当地的情况。
  来到巴格达脑科医院,走进医院大楼,可以看到死去的病人被丢在走廊的一角。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病房,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医生上班了,在这里忙碌的都是些医护助理,他们自愿来到这里,因为不想看到那些病人就这样活活地死去。不过他们能够做的非常有限,基本上就是一些最简单的护理,像包扎伤口等等,而且即使是用来包扎伤口的药品也只够两三天用的了。
  病房里面的病人大部分是被美军的炸弹炸伤或是被子弹打伤的。一个巴格达妇女,在她通过美军检查站的时候,被子弹击中,她的怀孕的姐姐当场死亡,而她已经成为一个植物人躺在那里。
  就在这个病房里面,我看到了十二岁的哈吉。他的头上包着绷带,不断地呻吟着,在床上转来转去。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是在美军轰炸巴格达一个市场的时候被炸伤的。那次轰炸,我正好在巴格达,我还记得那是3月26日,我们赶到被轰炸现场的时候,可以看到马路两边的楼房都被炸毁。马路上开过的汽车被炸成了一堆废铁。当时我们走进了一个家庭,在他们的早餐的旁边就是一摊血迹,卧室的床被整个掀翻起来。
  哈吉就是当时五十多个受害人中的一个。炸弹的碎片嵌入了他的脑子里面,虽然他没有当场失去性命,但是从那天起,他就一直被脑部的伤痛煎熬。工作人员说,即使没有战争,在巴格达也没有一家医院有能力做这个脑部手术,而如果不做手术的话,虽然没有实际的生命危险,但是他却要一直过着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
  我问这里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不向美国人求助。他们说,美国人来过一次,但是因为害怕,所有的病人家属都躲了起来,而美国人也没有走进这个病房。哈吉的父亲,一个消瘦的伊拉克人,他的眼睛已是干枯得通红通红、流不出眼泪的那种。他对着我们的镜头说,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能够救他的孩子,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离开医院,我总希望自己能够为这个孩子做一些什么,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我希望我的报道能够引起大家对这个男孩子的关注,另外一方面,我也知道,和西方的大型媒体相比,我们的声音真的很弱,很难让哈吉有着和阿里一样的命运,但我还是要努力。我告诉所有我认识的西方媒体的同行,希望他们能够去采访哈吉,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十二岁的小男孩的遭遇,我也趁着和国际红十字会做完访问之后,告诉他们哈吉的事情,问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帮助他。不过对方的回答是,红十字会只是负责恢复巴格达水的供应,他们让我去找一些非政府组织。
  我终于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什么都做不到,我没有办法帮助这个男孩子。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们的媒体的声音足够强大,足够让国际社会不敢忽视我们的话,那么哈吉应该可以和阿里一样。
  我知道像哈吉这样的人很多,他们在这场其实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的战争当中,成为无辜的受害者,有的更是失去了生命。他们应该向谁去讨个公道,到底应该由谁来为他们负责?每一次的战争,让我觉得最为无奈的就是平民和士兵,因为他们没有选择,他们没有选择生命的权利,而战争却选择了他们。到底这是谁的战争?
  直到现在,我还在想,那个十二岁的巴格达男孩子,他现在怎样了。
  (小东摘自新浪读书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