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7年第20期

最为明亮的灯光

作者:青 秋

字体: 【



  那年我15岁,正与青春期的懵懂和莽撞不期而遇。
  夏日的一个下午。在去庄稼地拔草的路上,我忽然看见路边有一只健硕的蟋蟀,一时兴起,我立即就追起那只蟋蟀,可那只蟋蟀却灵巧得很,三蹦两跳地就躲进了一大堆花生秧中。可我对那只蟋蟀怎么也不甘心。于是,我就把那堆花生秧点燃了。想把蟋蟀熏出来,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堆干枯的花生秧趁着强劲的西南风,马上就腾起了熊熊的大火!
  眼见闻了大祸的我,则趁着大人们呼喊着来救火的混乱,一口气跑到了野地里。
  随着那堆花生秧上方烟尘的逐渐消散。夜色慢慢地降临了,躲在一处玉米地里的我也感到饥饿与恐惧起来。
  起先,我认为家里人会因为担心我。会寻到庄稼地里喊我的,那我就可以乘机回家。可是,正当我这样想着时。我忽然看到有很多村里人匆匆地来到离我不远的花生地里,拔掉了尚是青翠的花生秧。并不住地叹息道:“看看,这些花生都还未成熟,要不是那些干的花生秧被烧掉了,真舍不得拔掉了喂牛!”
  
  听到这里,我就想起了父亲曾经说过的话:因为缺乏饲料,那堆花生秧是生产队里耕牛的食料,就像是耕牛的命根子。现在烧了花生秧。等于要了耕牛的命,岂不就是要了全村人的命?
  躲在庄稼地里的我,越来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甚至认为,如果我现在回去被村里人抓住的话。可能会被打死的!
  随着夜色的逐渐加深。我慢慢地下定了要离家出走的决心。甚至,我还朝着自己家门的方向一边流着泪一边痛苦地想,也许,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然而,就在我刚钻出那片庄稼地时。我却看见父亲站在了面前!刚开始,我以为父亲是来抓我的,撒腿就跑。可父亲一把抓住了我,要我马上跟他回家,并说村里人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父亲的话让我有了稍微的放松,可马上。我又警惕地问道:“如果我回去了,村里人抓住我怎么办?再说了。就算他们不抓我。可我惹了这么大的事,让村里的耕牛断了口粮,如果让他们看见,我的脸往哪里放啊?”
  我这样问是有理由的,我们那个村子很小,全村人家就住在一条大街的两边。我家就住在村子的尽头。如果我回家的话,就要经过那条大街。就得经过村里每家的门口,那样的话,保不准就会有人出来抓住我的。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疑虑,父亲就指着村子对我说道:“你看,村里人都劳累了一天,现在都歇息去了。家里的灯都熄了呢!”
  顺着父亲的手看去,果然。我看见村子里漆黑一片。要知道。那时我们村里刚刚通电不久。夜晚干活时。村里人经常在各自门口亮起灯泡,村子里往往灯火通明。
  看到村子里真的没有灯光,我才相信了父亲的话,才随着父亲向村里走去。
  然而。当我来到村里的大街上时,却发现每家的门口虽然都没有亮灯,可每家的门口却都有人在摸黑忙碌着:他们都在摔打着刚从地里拔来的花生秧,把上面还未成熟的花生摔下来后。好让耕牛吃那些花生秧(这是父亲回家后告诉我的)。不光没有亮着灯,并且当我和父亲经过每家的门前时,村人都好像没有看见我们似的,没有跟我和父亲说话,只顾摔打着各自的花生秧。
  走在大街上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原来,当知道我要回家时,善良的村人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没有亮灯,以此来宽容和原谅我的过错。
  就这样,我在漆黑中经过村子的大街,从村人们的面前一一走过。在释然与感激中回到了家中。
  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我却一直认为,正是由于那个晚上村里人制造的善意的黑暗,才让我得以有勇气回家,也才让我那颗几近绝望的少年的心得以安然。长久以来。那个晚上的黑暗一直牢牢地占据在我的心灵最深处,并以最为明亮的灯光的姿态,照耀着我的每一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