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4期

狗皮膏药,橡皮膏药,氢气球?

作者:柳已青

字体: 【



  1936年,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蒋梦麟迎娶陶曾谷女士在北平举办婚礼。邀请胡适做证婚人。可是胡适的妻子江冬秀不赞成胡适为俩人证婚,把大门一关,就是不让他出去。江冬秀为何阻拦胡适?原来,蒋梦麟为继娶陶曾谷而与原配离异。在江冬秀看来,蒋梦麟在道德上是有愧的,在她的潜意识中,她担心同样的事情降落在自己的头上。蒋梦麟邀请胡适证婚,期望借胡先生之社会名望平众人悠悠之口,给他减少舆论压力。
  蒋陶联姻最大的压力还不在于蒋梦麟与原配离异,而是他迎娶的陶曾谷是其多年老友兼同事高仁山的遗孀。高仁山先后执教于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并在北京大学创立教育系。蒋梦麟和高仁山是莫逆之交。1928年,高仁山被奉系军阀杀害于天桥刑场。
  高仁山死后,蒋梦麟对其妻陶曾谷照顾备至。尽管蒋梦麟使君有妇,但陶曾谷的处境令他同情,长期的照顾和相处,感情慢慢发生了变化。两人互生爱意,坠入爱河。
  蒋梦麟将男女关系概括为三种:一日狗皮膏药,二日橡皮膏药,三日氢气球。所谓狗皮膏药,贴时不容易,撕开也痛,旧式婚姻之谓也。橡皮膏药贴时方便,撕开也不难,普通婚姻之类也。至于摩登者流,男女双方均得时时当心,稍有疏忽即行分离,正似氢气球然。
  蒋梦麟的这番感悟,显然是和原配夫人结婚、分居、离异,又和陶曾谷的相处相恋得出的感悟吧。
  婚礼上,蒋梦麟答谢宾客时表示:“我一生最敬爱高仁山兄,所以我愿意继续他的志愿去从事教育。因为爱高兄,所以我更爱他爱过的人,且更加倍地爱她,这样才对得起亡友。”
  
  (小薇摘自《生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