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5期

我的新职业

作者:李银河

字体: 【



  最近,梭罗的一句话常常回响在耳边。他说:看四季的轮回难道就不算是一种职业吗?这个想法总是容易被人当做玩笑,难以认真对待。
  人们之所以不想认真对待他的话有几个原因:
  第一:以此为职业,靠什么吃饭?这是大多数人无法正式考虑他的建议的原因。可是,现在有一批人已经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这些人就可以认真考虑他的建议了。
  第二:不工作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社会,工作的价值都是绝对的,在日本,甚至很多人干到过劳死。好像不工作的人就是坏人,是行尸走肉,生命就没了意义。可是工作的生命就是有意义的生命吗?从已经在这个地球上活过并死去的亿万人的生命看,工作的人(如奴隶)与不工作的人(如贵族)相比,其生命并非更有意义或更无意义。感觉上,前者的生命如果和后者有什么区别,只是更艰辛、更单调无趣、更可怜一些而已。
  第三:如果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来,活过与没活过又有什么区别呢?梭罗的职业虽然是在山野中观察四季的轮回,但是他毕竟留下了著作。我们可以只选择这个职业而不留任何痕迹吗?这真的可以是人生的一种选择吗?我现在倾向于认可。原因在于,所有已经留下痕迹的人和他们所留的痕迹最终还是会灰飞烟灭。所以如果才力不够,留不下什么痕迹也不要紧,也可以作这个选择。
  想清楚之后,我准备正式考虑梭罗的建议,将观察四季的轮回当做自己新的职业。当然,还有一点技术上的困难——我要在五年之后才退休,这个新职业要到那时才能真正实行。但是也不排除在精神上从此时此刻开始实行的可能性。
  (又又摘自《以温柔优雅的态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