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5期

为自己投票

作者:郝明义

字体: 【



  我在韩国出生,读小学、中学,然后来台湾读大学。中学的时候,有个级任导师,名叫池复荣。池老师个子矮矮的,戴圆圆的眼镜,神色和蔼。她讲一口流利的中文,但不是中国人。她父亲是韩国抗日名将,因此她在中国东北成长,辗转大江南北。
  池老师除了是级任导师外,也教我们韩文。
  我向她真正学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每个星期二下午的最后一堂,是级任导师担任的“周会”课。那天黄昏,夕阳余晖从后面的窗口洒进来,把教室照得光亮耀目。我们在练习开会的议程。我有一个提案,进入表决的程序。由于没有人举手赞成,我觉得很尴尬,就嚷着说算了,我也不投票了,撤销这个提案。
  池老师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我没看到她的人,但听得到她说话的声音:“郝明义,你不能说就这样算了。就算没有半个人赞成你,你还是要为你的提案投一票。这是你自己的提案。”
  我面红耳赤地举手投了自己一票,全班惟一的一票。
  到底是什么提案,同学那么不捧场,已经毫无记忆。但那一堂课,影响我深远。不论日后求学,还是出来工作,每当我兴起什么别人认为荒唐的念头,或是没法接受的构思时,总会有个声音提醒我:“就算没有半个人赞成你,你还是要为你的提案投一票。这是你自己的提案。”
  (丛佳摘自《故事》 图/罗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