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5期

两个月亮

作者:金克木

字体: 【



  传说大半个世纪以前有一对夫妇,男的是科学家,女的是文学家。有天晚上俩人一同散步。正值秋高气爽,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女的说:“今夜的月亮真圆。”男的说:“没有圆规画的圆。”一个是诗文头脑,文学眼光;一个是数学头脑,科学眼光。各有各的道理,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照旧散步,照旧谈话,照旧相敬如宾,直到白头偕老。科学和文学并存。你看你的月亮,我看我的月亮。你喜欢你的,我喜欢我的。谁也不霸占月亮,独吞下来。月亮是在天上,由人怎么看。
  又有个传说,也是在大半个世纪以前,印度大诗人泰戈尔和“伟大人物”(通行汉译“圣雄”)甘地见面了。据说对话中有这样两句:
  诗人:我们不要毁坏艺术。
  伟人:艺术不要毁坏我们。
  这又是两个月亮。两人也是各行其是,各人在自己建立的“道院”中实现自己的理想:诗人办国际大学;伟人摇动手纺车,进行民族独立运动。
  科学和文学两个月亮,艺术和政治两个月亮,丈夫和妻子两个月亮,难道都是像天上月亮一样,只可有一,不能有二,天无二月吗?
  自从有人登上月球抓下一把“月土”来以后,地上高楼大厦越来越多,“举头望明月”的人越来越少了。广寒宫变成了环形山。月里嫦娥在许多人眼中和心中消失了,变成了“明星”。月不如星明。
  
  注:曾任北京大学教授的金克木是个奇才。他精通梵语、巴利语、印地语、乌尔都语、世界语、英语、法语、德语等多种外国语言文字。他的日语也很不错。除了在梵语文学等人文领域取得卓越成就外,他早年还发表过天文学的专业论文。20世纪30年代,著名诗人戴望舒非常欣赏金克木的文学才华,硬是将当时痴迷天文学的金先生从天文学拉回文学。
  (舒晴摘自《人生和学问》 图/傅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