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5期

韩国申遗带给我们的尴尬

作者:戴永夏

字体: 【



  随着活字印刷术、端午祭被韩国人申遗成功,他们在继续将中国的中医、汉字、汉服等划归本国发明的同时,近日又着手将源于中国的“风水”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消息传来,我们许多国人都愤愤不平。明明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凭什么轻而易举地让他们夺了去?朗朗乾坤,公理何在?
  对此,笔者当然也有同感。不过,再仔细想想,这事也不能全怪人家。长期以来,我们对本民族的文化遗产,究竟采取了什么态度,我们保护了多少,又毁灭了多少?直到今天,我们是不是已经给予了应有的重视?
  远的不说也罢。就说建国后吧,由于决策者的偏见或失误,有多少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毁于我们自己之手?许多古建筑、古遗址被拆除了,因为它们“有碍社会主义建设”;许多珍贵文化典籍被付之一炬,据说这都是“有毒的封建糟粕”;许多外国人视为“珍宝”的东西被当成“封建迷信”,只能批判不能研究利用,比如韩国人正准备申遗的“风水地理学”……而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些大师、精英级的人物,也对某些民族文化遗产持否定态度。比如,鲁迅先生就曾反对过中医,把中医说成是“有意无意的骗子”(《呐喊·自序》)。他还主张废除汉字,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汉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关于新文字的答问》)。瞿秋白对汉字更是深恶痛绝,他认为“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的茅坑”(《瞿秋白文集》第二卷,第690页)。即使到了今天,我们有的学术“权威”仍在那里大放厥词,把我国的国宝中医说成是骗人的“巫术”,主张废除中医中药……既然我们自己都对本民族的文化遗产深恶痛绝,大泼污水,视之如糟粕,弃之如敝屣,又怎能怪别人拿过去扶持利用,并当做宝贝加以保护,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呢?
  或曰:对许多历史文化遗产,我们不是也在争着保护吗?这话倒也不假,这些年在这方面岂止是争,简直是在进行不流血的战斗!不过请恕我直言,我们对文化遗产的争夺,只能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韩国人一步步把我们的东西争了去,这本身就说明我们打了败仗。可是我们自己家中的战斗,却是硝烟弥漫,连年烽烟不断。比如,一出戏或一部电影出了名,立刻就有人出来争夺其中人物或事件的发源地。因为越剧“梁祝”轰动了全国,于是浙江宁波、江苏宜兴、山东济宁、河南汝南等许多地方便揭竿而起,争相把“梁祝”往自己家里拉。这场笔墨官司打了多年一直未停,弄得两位才子佳人至今不知何处安家。再如,随着我国“阶级斗争理论”的解体,一些历史文化名人忽然又香了起来,于是争夺历史名人之战近些年又在各地打响,一个名人常被分成多块,有多个籍贯。大舜本是上古时的传说人物,在我国许多地方都留有他的神话传说。近些年随着帝王热升温,山东济南、菏泽两地、河南濮阳、山西运城、湖南永州等地,各执一词,你争我夺,都“凿凿有据”地强把大舜说成是自己的“同乡”……这些人不惜人力财力在国内大打遗产争夺战,真的是为了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吗?恐怕连他们自己也难自圆其说,因为同在祖国的大地上,在哪里保护不是一样?他们的真实目的,不用我说穿,中国人都知道。而这恰恰为韩国人申遗创造了有利条件。我们自己家中你争我夺,意见各异,既形不成合力,又握不紧拳头,就是去申遗,腰杆也不硬。这哪里是人家的竞争对手?
  如此说来,韩国申遗,对我们也并非全是坏事,它起码从另一个方面唤起我们的爱国之心,警示我们,不能再任意糟蹋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了。如果我们能像人家那样,上下一心,高度重视我们的文化瑰宝;群策群力地加以保护、开发,团结起来共同对外,那么不管是谁,不管他本事有多大,都难以把我们的东西夺走!
  (月汐摘自《齐鲁晚报》2008年1月19日 图/辛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