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5期

那天,你丢失了什么

作者:刘心武

字体: 【



  没有呀,你说,那天参加完派对回家,什么也没丢失呀!钱包、手机、项链、手表……一样也没少,就连以往最容易忘记带走的太阳镜,这回也没落下啊!
  可是,你确实丢东西了。
  就在那个派对上,你对阿莽说:“包在我身上!我叔叔就是个大公司的总经理,他们那儿正招聘你这样的人才,我去跟他一说,准行!”你并没有那样一位当总经理的亲叔叔,你家住的那栋楼里有一位邻居,倒是个总经理,但你平日只是在楼门前,见他从小轿车里出来,跟他打个招呼,叫他一声叔叔,他也就对你笑一笑,那么点儿交往罢了,你怎么可能介入他公司的人事,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接受你对阿莽的推荐?
  你对阿莽说大话。你丢失了诚恳。
  阿莽把你的大话当真了。第二天他就把自己的简历用“伊妹儿”发给了你,从附言里看得出,阿莽对你的承诺充满期盼,他焦急地等候你或那公司给他佳音。
  面对阿莽的“伊妹儿”,你有些尴尬。
  你给阿莽回“伊妹儿”。从实招认,那是酒后大话,这个念头在你胸臆里转悠来转悠去,却最终被你抛弃。你在“伊妹儿”里对阿莽说,嘿,急什么,我叔叔出国了,下个月才回来,下个月包给你喜讯!
  你从贸然吹牛,发展到公然撒谎。你彻底丢失了诚信。
  这类的丢失,如果自觉、及时地把它捡拾回来,不仅可以使他人脱离迷雾,更可获得自己内心的慰藉与平静。
  你不是一个故意要误人的坏蛋。但从那天起,你的丢失接二连三。阿莽给你来电话,告诉你一个消息,他发给一家小公司的简历,有了回复,让他去面试,他问你,你叔叔接收他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如果是百分之九十以上,那么,他就不去那家小公司面试了。“嗨,你去试试有什么坏处?骑着驴找马,岂不更好?”这话已经到了嘴边,你却又咽下去了。事后你也曾后悔,倘若阿莽面试成功,去了那家公司,你前面的丢失虽然不能算作找回,但也总算告一段落,不至于越丢越多。但你在电话里回答阿莽的话却是:“去那小公司干什么?多寒酸啊!我叔叔那边的可能性?我让我爸也跟他说啊……我爸是大股东哩……百分之九十?九十九都不止!……”关闭手机以后你有点儿心慌意乱,但喝了一杯星巴克的卡布其诺咖啡,你竟又把此事忘在脑后。
  你的丢失越来越惨重。其中最珍贵的一样,是善良。
  绝不能再丢失下去。离那天的派对,渐渐快一个月了。阿莽这些天一定会来问你:你叔叔回来了没有?什么时候,你能带我去见他?如果正式地面试,该再准备些什么?注意些什么……
  你要设法把所有丢失的,都尽力找补回来。
  是的,这已经很难。但不能再犹豫,这是生命的必须。
  (乔真摘自《心灵体操》图/陈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