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5期

梅汝凯的“费解”

作者:朱又可

字体: 【



  居住南京的80岁的老作家、显克微支作品的翻译家梅汝凯先生,曾获得波兰文化十字勋章。几年前余在北京与梅汝凯先生开会同住一室数日,梅汝凯给我说起一件他几十年来最“费解”而萦绕于怀的事:20世纪50年代他曾供职的南京某报社的“一把手”,看到厕所的电灯开着,随手把它关了;但他同时,不动声色地,在他单位的一个同事调动到外地以后,居然以报社党委的名义特地“追”去一封公函,建议远在天边的新单位将该同志划为“右派”为荷云云。
  梅汝凯积80年人生经验百思不得其解,他说:“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对公家的一个不值钱的破灯泡如此爱惜,却对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此冷血,他的心里能容纳一个灯泡,却容纳不下一个人?!”
  (左左摘自《南方周末》2008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