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5期

变迁(岁月变迁,美丽绽放等2则)

作者:佚名

字体: 【



  岁月变迁,美丽绽放
  ●安一萱
  
  她偎在妈妈身边,身上是妈妈新做的背带裙。因为这条裙子,妈妈带她在公园里玩了一天。她单纯美丽的笑容里,记录着那一天所有的快乐。懵懂单纯的少女,以为人生就是这样幸福和安然。那年,她12岁。
  新婚的宴席上,她和他并肩坐着,脸上溢满了幸福的笑容。那时候,她已经病了,是红斑狼疮。可那一天,她仍然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那年,她22岁。
  1999年的冬天,银装素裹的公园里,她坐在轮椅上,他蹲在她的身边。她仍然在笑,只是那笑容里,多了几许无奈。那时,她已被医生确诊只能活两个月。那年,她23岁。
  她和他手牵着手走在街上,她已经瘦到30公斤,弱不禁风。可她瘦弱而苍白的脸上,却重新绽开了美丽的笑颜。对她而言,能牵着爱人的手在街上散步,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那年,她25岁。
  她端着咖啡杯,安静地笑着。照片下面配的文字是:我还笑着,真好。这一年,她32岁。
  那是她珍藏的一套照片,20年的光阴里,她从一个天真柔美的女孩儿,变成一个必须依靠药物生存的病人。岁月在变,境况在变,惟一不变的,是她的笑容——那是生命之树绽开的最灿烂的花。
  
  时光飞走了,我还在这里
  ●风为裳
  
  我记事起,就知道外婆最宝贝的东西是一个紫檀木的盒子,那里面装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穿着军装的英俊男子,他是我外公。外婆闲时,会跟我说起他:晓棠,你外公回来,让他教你唱歌,他唱的歌可好听了。
  我15岁那年,外婆死活不肯跟母亲进城。她说:我走了,他回来就找不到我了。母亲无奈,带人收拾了那间老房子。紫檀木盒子里的照片泛了黄,磨毛了边,外婆的腰弯了,头发白了,却还是愿意说起他。他是才结婚三天就跟队伍走的,他去了海那边,他说他一定会回来……
  我25岁那年回老家,外婆指着电视对我说,她在那里看到他了,他回乡探亲。外公的老家在山东,离我们这千里万里。我不信,不过是条新闻,那么多人,那么多年,外婆怎么能一眼认出他呢?外婆却很笃定。
  辗转出差到外公的老家,一路打听着外公的名字,人家说,是回来过,带着妻儿。日期跟外婆说的基本一致。
  2008年来临之前,外婆离开了人世。终年79岁。
  她等了他59年。日月窗前过马,风尘天外飞沙。无论岁月环境如何改变,惟有她还在守着自己的爱情,守着那个照片上的男人。
  (图/马莉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