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2期

出生即别

作者:纳姆吉·皮尔

字体: 【



  9个月之前,我还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东西。慢慢地,我被一分为二,形成两个胚胎,并开始了身体各个部位的发育。在我们有限的黑暗生活空间里,我们感到很不舒服。
  我的弟弟不停地打扰我,经常不是给我一拳,就是踢我一脚,要不就是大哭大叫。他从不让我睡个安稳觉。我极力安慰他说,我们很快就会见到一个又大、又亮、又美丽的世界。
  我5个月时的一个半夜,我听到外面正在激烈地争吵。争吵者是一对男女,我猜他们就是我的爸爸和妈妈。此刻,我多么想出去看看他们是什么模样!
  他们的争吵越来越激烈。只听男的大叫道:“你想怎么处理这个孩子就怎么处理吧,反正我不负责!”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去流产!”女的用手拍着肚子叫道,正好拍在我的鼻子上。
  我和弟弟知道危险即将降临到我们身上,于是,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无助地等待着我们的命运。“我们是不是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了?”弟弟眼含泪水问我。我只是以哭作答。第二天,我们果真遭遇打击。我听到从未听到过的流水声,我们遇到了死敌。这时,在我们身边好像突然出现一只晶亮的眼睛,只听有人说:“不要动!你已经死了!”
  不到一个小时,我所在的“房间”便遭到破坏,一条红河穿过其间,接着,墙壁开始倒塌,我和弟弟在里面被抛来抛去,身体受到极大伤害。
  我们死死地抱在一起,共同抵御凶恶的洪水。但到了晚上,我再也无力拉住弟弟,他被洪水冲走了。我极力想把他抓住,但是徒然。他就这样走了!
  我非常憎恨妈妈,我甚至发誓要报复她。
  我幸免于难,独自一人在妈妈的肚子里又待了3个月,我多么希望能早点看到外面的世界。
  一天,我的背受到重重的一击。是医生发现了妈妈流产没有成功。实际上,是妈妈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双胞胎。弟弟被洪水冲走了,我则活了下来。妈妈不想给自己增添烦恼,想通过手术结束我的生命,但医生说已经太晚了。
  此后不久的一天夜里,我听到一声尖叫。妈妈因劳累过度,我提前来到世上。只见妈妈浑身是汗。她捂着嘴,生怕邻居听到。她看了看我,低语道:“小魔鬼!”要是我的腿够得着,我一定踢她一脚。
  她一口奶也没让我吃,就用一块破布把我包起来扔进垃圾坑里。我一直在垃圾坑里待了两天。在这期间,人们不停地往我的身上倒垃圾。
  此时正值冬天,夜里天气很冷。我看到空中一道流星飞过。望着满天的星星,我可以许个愿吗?我惟一的愿望是:希望其他母亲们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再见了,残忍的世界!我知道谁都会死去,可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个世上多活几天呢?
  (周波摘自《青年参考》图/孙胜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