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我为奥运冠军做陪练

作者:陈志权

字体: 【



  1997年,我练跆拳道不到两年,就夺得广东跆拳道邀请赛第三名。这年8月,国家跆拳道队大集训,我榜上有名,教练认为我悟性好,反应敏捷,身子灵活,腿部力量大,把我留在了国家队。
  我心中有个梦想,有朝一日我要成为世界冠军、奥运会冠军。1998年,我夺得全国跆拳道冠军赛男子72公斤级第三名,这坚定了我圆冠军梦的信心。
  1999年,跆拳道正式列为奥运会参赛项目,我决心到奥运会上去搏一搏。每天训练结束后,我还一个人留下来加练。3月4日,卢少东教练找我谈话:“志权,考虑到女队整体水平高于男队,冲击奥运把握较大,队里决定男帮女,让你给陈中做陪练。”男队员给女队员做陪练,在体育界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不少运动队都这么做,但我一时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给女队员做陪练,意味着冠军梦从此破灭。因为女队员的反应、力量、速度都与男队员不一样,为了适应她,我必须控制自己的速度、力量,改变自己的节奏,久而久之,势必丧失男子化的打斗风格。但多年的运动员生涯使我明白运动员得以大局为重,得无条件地服从安排。
  很快,我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我想,只要有利于运动队,有利于国家和集体,牺牲个人利益又何妨!陈中是世界锦标赛和全国锦标赛的冠军,属于队里的重点培养对象,我肩上承担着半块金牌的重任。想到这里,我浑身充满了力量。
  为了控制自己的力量,我每天晚上到院子里练习踢树桩,每晚1000下,腿又肿又酸。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很好地掌握了力量和节奏。
  进入状态的陈中出腿又快又狠。一天下来,我小腿骨一侧肿得一摁一个坑,腰疼得没法睡,整夜靠在床沿边用红花油揉搓。有两次我被踢得当场昏了过去,陈中吓坏了。醒过来后,我说:“没事,开始吧。”陈中一边练习,一边流泪。
  1999年12月,在亚洲跆拳道锦标赛上,陈中战胜韩国选手,夺得冠军。队里正式宣布陈中参加悉尼奥运会。2000年2月20日,模拟实战时,陈中一脚踢在我左肋骨上,当时就断了一根。我痛得倒在地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建议我身体恢复后最好放弃这项运动,朋友们也苦口婆心地劝我,我有些心动了。然而,一个月后,我出院时,又不由自主地来到训练馆:我知道自己这辈子已经没机会去奥运会夺冠,我要让陈中圆我未圆的冠军梦。
  重重的脚踢到肋骨上,疼痛钻心。为了不让陈中产生心理压力,我竭力装出轻松的样子,牙齿把嘴唇咬出血来。陈中知道我痛苦,她真挚地对我说:“志权,我不拿奥运冠军对不起你。”我说:“只要你能拿冠军,我吃再大的苦,遭再大的罪也愿意。”
  2000年9月,悉尼奥运会,陈中夺冠时,我哭了。奥运归来,陈中把金牌挂在我脖子上,诚恳地说:“谢谢你。你为我付出了很多,这块金牌有你的一半。”那一刻,我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多年的陪练生涯,我落下一身病。严重的腰肌劳损,肾伤一直没有痊愈,常常尿血。左边的肋骨时常隐隐作痛。朋友劝我:“志权,做陪练又苦又累又危险,待遇又低,不如改做其他工作。要不然就退役,我给你找个好工作。”我谢绝了朋友的好意,跆拳道已融入我的血液中,这辈子我与跆拳道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其实,他们不知道支撑我走到现在的最大力量就是能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练出一位奥运会冠军。
  (小珠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