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带着十八岁的心去旅行

作者:郜 莹

字体: 【



  在新疆旅行时,同屋的是位年约五六十岁的日本妇人。她自我介绍叫洋子,一个人自助旅行走丝路,从她黝黑的肤色看来,应是走了好一段时间。果然,她说,她已搭乘班车和卡车,行南闯北地走了三个多月。
  让人吃惊的还在后头,她说:“为了能独自走这趟丝路,我先去沈阳读了一年汉语,再从沈阳坐火车到北京、北京坐火车来新疆乌鲁木齐。”
  她“这把年纪”了,还以这种“阿信”的方式旅行,未免太自苦了吧?面对我的讶然,她却淡然回应:“这怎么算吃苦呢?走丝路是我年轻时的梦想,我是在享受一步步圆梦的幸福啊。”
  在天山的哈萨克人牧场上,又遇见了位发须尽白,活似卡片上的圣诞老公公,只会用华语说“谢谢、多少钱、你好漂亮、你是我太太”,也是独自旅行的美国老先生。有人问他贵庚?他顽皮地反问:“你是问我的头发还是心?如果你是问心,它只有十八岁。”
  在乌鲁木齐机场,也遇见一位七十多岁,只会用华语讲“谢谢”,老得像只弓背虾的澳洲医师,他独自旅行,只为亲眼看看传说中“美得像天使蓝眼睛”的天池。
  后来又从报纸上得知,有三十四位平均年龄六十三岁的法国老人,驾着十七辆房车,从法国出发,横越欧亚大陆十多个国家,进入新疆,展开为期九十天,丝绸之路环游中国的壮举。当年纪已七十八岁的一位老人,光着膀子钻进车底修车时,一位年轻的中国人问他:“你年纪这么大,应该留在家里享福,干吗还要这么受苦?”他怡然自得地回答:“我现在就是在享十八岁时‘想’的福啊。”
  回台湾后,应邀去演讲,下了讲台,许多总经理、董事长级的各界精英向我表示:“年轻时,我也曾梦想打拼到五十多岁后,要像你这样背着行囊四处遨游,但真到了这个年纪,却担心是否还能像年轻人一样吃苦?”
  他们现在所能接受的,是吃好、住好;飞机要坐头等舱,至少也要是商务舱;沿途要有好车接送,导游随同;行程必须完全按照事前旅程表所列,不容任何更改变化……
  我一位朋友的婆婆,从五十多岁起,就是以这种方式,几乎走遍全世界,带回各地的旅游纪念品,足可开个展览馆;拍回来几十大本,张张都有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照片。但问她纪念品或照片细节,她总含混地回答:“是欧洲。”“大概是美国或加拿大吧?”“我后面有冰山啊?喔,对啦,那次被关在船上十几天,只是要去看那几个大冰块。真没趣味,收的钱还那么贵……”
  这让人不由得感叹生疑,为什么中外的心理年龄会相差这么多?是民族习性,还是受限于社会环境、教育的影响呢?
  但真是这些原因吗?还是因为许多台湾人,习惯在年过十八后,让自己的心也跟着一天天老去,不再给自己机会尝试体悟?人的一生,真正的十八岁虽然只能拥有一次,但“心灵的十八”却能永远保有。
  (周波摘自《讲义》2008年第4期 图/迟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