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青青的三蛇酒

作者:陶诗秀

字体: 【



  青青娘生病了,风湿性关节炎,吃了很多药都没见效。不久,青青娘就再也走不动了,她得依靠一根拐杖。青青就娘一个亲人了,那时,她正上小学五年级,看到娘痛苦的样子,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一天,白胡子的阿三公对青青说:“可怜的孩子,去泡制一瓶三蛇酒吧,用3种不同的毒蛇泡酒,可让你娘重新站起来。”青青的眼里放出了亮亮的光。
  青青在草丛中捉到了第一条蛇。那是一条寸白蛇,40厘米长,青青壮着胆子,用铁钳将它钳住,那蛇便在青青的手中不停地挣扎。青青将寸白蛇抓得很紧,她准备将它处以极刑。在水中,青青用左手不停地擦着它冰凉的躯体,一遍又一遍,直到自以为干净了才罢休,然后回到家,将它挂在墙上,看它“翩翩起舞”。
  寸白蛇是毒蛇的一种。青青拿过一瓶烈酒,取下那活生生的幼小生命,轻轻地将它投入酒中。
  酒瓶是玻璃的,能清楚地看见里面的一切。蛇在水中一样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有着劈波斩浪的功夫。可它不知道这回却是身处绝境。一样是清澈的液体,不过不是水,是酒。
  一会儿,蛇不动了,青青不甘心地用小棍敲打着酒瓶,但蛇还是不动。
  突然,蛇一跃而起,又活了。但未及瓶口,它又软绵绵地往下沉。快到瓶底时,它将口张开,吐出一串气泡,很长的一串。青青久久等待的就是这串气泡。那气泡便是蛇毒。青青笑了,眼下,她已成功了三分之一。
  青青将要抓第二种毒蛇。可她不知道第二种毒蛇叫什么。青青想要碰碰运气。
  阿三公告诉青青,蛇的头号天敌是黄鼠狼,它一旦闻到黄鼠狼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臊味,便会浑身发软,任凭对方宰割。青青的眼睛,又亮亮的。
  终于,青青在鸡窝旁用铁钳抓住一只黄鼠狼,她按照阿三公的吩咐,双手抓住它的双腿,用力一折。随着黄鼠狼的一声尖叫,它的肚皮底下便喷出一股清清的液体——尿。青青屏不住呼吸,张口吸进一口臊气,那臊气熏得她直发呕。青青忍住了,又凑过尿瓶……
  带上黄鼠狼的尿液,青青又去屋后的草丛。她用两个小棉球在那黄鼠狼尿里浸透,然后放在鞋里,口袋中。她手拿一把小叉,仔细地寻找,可是一连几天,草丛中都没有毒蛇出没。
  第四天,草丛中出现了一条棋盘蛇。它全身盘成了一个圈,周长约30厘米,正舒服地晒着温暖的太阳。棋盘蛇明显地发现了青青,它细小的眼睛狠狠地盯着她。
  青青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将手中的叉头对准蛇的颈部猛地叉去。好准,叉中了!蛇头再也不能抬起,只能左右摆动!青青握叉的手几乎用尽全力,左手慢慢往下靠,准确地一把掐住蛇的颈部。不料这时,棋盘蛇蛇尾猛地一扫,缠住了青青的小腿,而且一圈又一圈地越来越紧。
  青青的脸白了。她努力地闻了闻,没有闻出任何黄鼠狼的臊味。糟了,那臊气已经挥发尽了,对于棋盘蛇,再也不起作用了!
  这时,青青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向腰间,那里有一把小刀。只要青青将那蛇拦腰割断,她就会转危为安。可是,青青放弃了。只有完好无损的活蛇对她才会有价值,她怎能轻易放弃呢?
  蛇在做垂死挣扎,强烈的求生欲望使它的气力更大。青青的小腿疼得几乎断裂。也就那么一会儿,青青小腿的疼痛突然止住,她抬头一看,蛇尾已经散开,在地上扭动。她赶紧将它套住,挂在一旁的小树上。
  看着抓住的棋盘蛇,青青笑了。她活动了一下筋骨,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站起来,去取那条毒蛇。猛然感觉到脚踝处像被针深深地扎了一下。一低头,一条同样大的棋盘蛇正从脚边滑过,瞬间消失在草丛中。青青急忙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带,死死地扎在伤口的上部,再从腰间取下小刀,在伤口处纵划数刀,然后双手用力往外挤压,毒血便从伤口流出,但伤口还是迅速肿胀起来。数分钟后,伤口不再流血,但开始剧烈疼痛。青青从口袋中取出雄黄,敷住伤口。阿三公告诉她,被毒蛇咬了,雄黄就是解药。
  夜色朦胧时,青青试着站了起来,用小叉撑着,忍着痛,艰难地回到家。棋盘蛇又在酒中挣扎。
  青青的第三种蛇抓得很顺利。那是一种青竹蛇,常年活动在竹林中,但它的皮肤与翠竹同一个颜色,很难被人发现。青青倒出黄鼠狼的尿液,臊味四处弥漫,那蛇就从竹上掉下来了。青青用铁钳按住,眼泪却哗哗地流了下来。她的三蛇酒终于要配成了!
  一个月后,那是三蛇酒泡制成功的日子。
  那一天,青青盯着她的三蛇酒,笑容中挂着泪水。她要亲自品尝她的三蛇酒,为了娘。青青倒出一杯酒,怯怯地喝下去。然后,她坐在床头,一动不敢动,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心跳。不一会儿,她感到肚里发热,头有些晕,接着心跳加快,呼吸也粗重起来,胸口开始发闷。糟了,中毒了!青青想喊,但喊不出,喉咙里像有什么东西堵着。
  症状愈来愈明显,青青浑身发抖,眼泪簌簌下落。青青在心中不停地呼喊,娘,娘!娘在里屋听到了青青的声音。娘问,青青,你怎么了?青青醒了,艰难地爬起来,将娘扶起,端起一碗熬好的药给她。然后,青青轻轻地替娘揉着关节,而且尽力低下头,怕娘看出她的恐惧。娘始终在呻吟中跟青青说话,幸好是晚上,灯光昏暗,娘没有发觉女儿额头上的汗水。整整一夜,青青躺在床上,惶恐地恭候着死神。天亮了。青青移动一下双腿,居然还能动,又活动了一下其他部位,都正常。青青大声喊了一声,娘,我没有死!
  阿三公来了。阿三公呵呵地笑了:傻闺女,你不是中毒了,你是喝醉了呀!直笑得青青低下了头,脸颊红得像桃花。
  端着三蛇酒,青青说,娘,这是风湿酒,西藏那边的医生叔叔来乡里卖的。娘笑了,皱纹里都挤满了笑。
  半年后,娘果然能下地走动了。娘康复了。青青悄悄地将那3条毒蛇提到了竹林,挖个坑,埋了。青青流着泪说,小蛇儿,谢谢了。
  (杨兴文摘自《中学生博览》2008年第4期 图/迟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