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纸条做成的炮弹

作者:侯发山

字体: 【



  1938年的初夏,法国青年施罗克利用假期到德国旅行。他在旅途中认识了德国姑娘娜娜,娜娜温柔善良,热情大方。两个人一见钟情。
  施罗克说等他学业结束,就来接娜娜去巴黎,让她见识埃菲尔铁塔的雄姿,领略香榭丽舍大道的风情,感受巴黎圣母院的神秘……娜娜幸福地依偎在施罗克的怀里,脸上洋溢着新娘般的灿烂。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火把他们的梦粉碎了。施罗克不得不吻别心爱的娜娜姑娘,匆匆返回了法国。从此,两个人天各一方,失去了音讯。
  巴黎沦陷后,施罗克作为一名热血青年自愿加入了同盟军,成为一名战斗机驾驶员。他把对娜娜的思念转化为对法西斯的仇恨。每到夜晚,听到前沿阵地上炮弹的呼啸,看到爆炸的火焰照亮天空,他的心就紧紧的,担心娜娜是否被卷入了战争,她的正常生活秩序是否被打乱,甚至想到她是否加入了法西斯侵略者的队伍……他不敢想象,但又不能不去想:如果娜娜被强征入伍去当慰安妇或是护士,她肯定会痛苦不堪度日如年的;假如她不助纣为虐,希特勒的追随者会放过她吗?施罗克在祈祷着反法西斯盟军收复失地打败德国的同时,又害怕娜娜受到无辜的伤害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美法盟军发起的“龙骑兵”战役出动了近5000架飞机,其中就有施罗克驾驶的飞机。施罗克驾驶的飞机在低空盘旋着,巡视着攻击的目标。德军的高射炮似乎发现了他驾驶的这架飞机,“嗖嗖嗖”地发射着炮弹。猛然,一枚炮弹从侧面飞来,准确无误地射到了他的飞机上。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飞机只是剧烈地摇摆了几下,并没有意外发生。他大喜过望,心想既然这条命是捡回来的,还有什么可怕的?于是,他驾驶着飞机又冲进了敌占区。突然,他发现了德军的一个重要军事目标——那是德军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后控制的一座大型兵工厂!飞机俯冲下去,他瞄准目标,随着抛下的炸弹,一声尖利的直刺天空的声音过后,引发了兵工厂内弹药库里的炮弹,接二连三的爆炸撼天动地,地面成了红色火海。回到营地后,令战友们惊讶的是,一枚德军的炮弹钻进了施罗克飞机的油箱里,居然没有爆炸!机械师小心翼翼地从油箱里取出炮弹,拆开弹体,发现弹壳里根本没有炸药!里面有一张用德语写的小纸条:
  我痛恨战争,但我能做的仅此而已!
  在场的人都哑巴似的沉默不语,脸上充满了对这位反法西斯者的无限敬意。施罗克随意地翻转了一下纸条,突然发现在纸条的背面也有一行字:
  亲爱的施罗克,你在哪里?
  想你的娜娜
  施罗克的大脑瞬间成了被删除过的存储器,一片空白。当他大脑里的内容恢复后,他的脸扭曲着笑了笑,喃喃自语地重复着几个不连贯的词:炮弹,娜娜,兵工厂,轰炸……
  后来,盟军在战场上又发现了十几枚同样没有炸药、有着一样内容的纸条的炮弹。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施罗克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一直到死都还是疯疯傻傻的。当然施罗克也不可能知道,在他轰炸那个兵工厂之前,娜娜的反法西斯行为就已被察觉,并因而罹难。
  (白狼摘自《当代人》 图/黄煜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