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苍蝇之死

作者:扎雅·洛桑普赤

字体: 【



  那只苍蝇被困在玻璃窗与铁丝纱窗之间,没有谁看见它的存在和所处的境遇。
  阳光明媚,微风轻拂。玻璃很透明,纱窗也很透气。苍蝇起初安详自在,只是来回走动,似乎在寻找什么,好像又是在为生计奔波。它忽而爬到玻璃上,忽而又转悠到纱窗上,感受着阳光,呼吸着空气。没有谁打扰它的宁静,也没有谁觉得它需要救助。这只苍蝇就在这方空间里无忧无虑地待着,这里有它需要的食品:不知被谁溅洒在玻璃上的残羹;这里有它需要的饮品:不知何时从纱窗外滴落进来的水花。它的生存似乎已近完满,只要它愿意,它尽可以如此安详地度日了。然而,苍蝇最终还是失去了耐性。更何况,它虽卑贱,飞翔却是它的本能。
  就在一阵微风拂过时,苍蝇或许感觉到了喜悦,或许它被惊吓住了,或许它觉得受到了威胁,本能让它飞起保护自己。它忽地飞起,然而,没等它将翅膀扇动几下,便一头撞在了玻璃上,踉跄着掉落下来。苍蝇似乎糊涂了,它静待了几秒,慢慢走了几步,然后又一次飞起。这次它撞在了纱窗上,铁丝纱窗密实又坚硬,苍蝇又重重地落了下来。此刻的苍蝇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安静,它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种恐惧、惊悸攫住了它的身心。它又一次莽撞地飞起,却没有了先前的刚毅和沉稳,一阵盲目瞎撞,随着嗡嗡的哀鸣声又一次滚落下来。这次,它或许有些累了,没有飞起,却不断来回走动,来回寻觅,来回思索。苍蝇已经感觉到了禁锢,它无法忍受阳光和空气的施舍,更无法忍受玻璃和纱窗的欺瞒。它嗡嗡叫着,又一次横冲直撞,却又一次重重摔落……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惨淡地照在玻璃和纱窗上,也照在一个曾经奋争过的苍蝇的残骸上。此刻,风住了,云也淡了,惟有那只苍蝇虽已死去,看上去仍然精神,似乎仍欲奋争。突然,微风又一次吹起,吹动了它的翅膀,然而,它一动不动,静静地,天地亦为之黯然静默。
  (云舒摘自《西藏文学》2008年第2期 图/郑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