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次道德

作者:常 侠

字体: 【



  现在有人提出“次道德”这个概念。
  何为次道德?比如医院宰人,人们把宰人狠的叫不道德,把宰人轻的叫次道德;小偷偷了人的包,把包里的钱掏干净,把证件归还,小偷就成了次道德者。官场不以德能勤绩提拔干部,而是买官卖官、行贿受贿,一个官收了人家的钱为人家办事,就是“讲道德”,收了人家的钱不给人家办事就是不道德。这些实际上是现代人对道德标准和要求低价处理,暴露的是不道德的现象和行为更严峻了。
  我们当地曾发生过一件不曾登报的新闻,一位中学生在放学的路上被人劫持到玉米地里偷了肾,然后在这个中学生的衣兜里放了一万元钱。比如这个偷肾的人,他也做了次道德行为,但不能掩其兽心。小偷虽然做了送还证件的工作,但他是在行窃。贪官虽然收了钱为人办了事,但他破坏了制度、法规和公平。
  关于道德文化,中国的古书基本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讲道德的,一类是不讲道德讲勾心斗角的。讲道德的针对百姓群体,讲勾心斗角的针对官僚机构。影响之深,有人卖矛又卖盾,闹出了笑话,这个笑话就是无法用自己的矛攻自己的盾。中国文化就有这个胆量,不怕互相矛盾。互相矛盾的结果大家都知道,那就是使道德说教没有成果,以至降格为次道德。圣人苦口婆心讲道德,大成本,小效益,非圣人讲“厚黑学”,小成本,大效益,易普及。实际上是讲“厚黑学”的人发现了问题。
  次道德表面上看好像还有一点道德,或者说道德还没有完全泯灭。人们希望从死灰里发现火星,说明我们需要这么一个概念和称谓。岂不知,这正是对道德一定程度的失望。
  (金胡杨摘自《今晚报》2008年6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