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硅谷的百万富翁们

作者:译/陆 乐

字体: 【



  美国硅谷生活着20多万名高学历的科技人才,他们的平均年薪高达12万美元。加上手中的公司期权和股票,很多人身价超过百万。然而,这些精英们却完全没有“百万富翁”的良好感觉,他们总觉得头顶上有鞭子在挥舞,督促着他们在财富的道路上奔跑。
  
  百万富翁也得起早贪黑
  斯坦格是硅谷一家科技公司的市场总监,51岁。在外人眼中,他早就是一个百万富翁了。他拥有超过200万美元的存款,住在一幢价值130万美元的半山别墅里。他的家庭总资产,已经进入了美国2%的高收入家庭。
  然而,斯坦格仍然和硅谷许多年轻员工一样,每天早上7点之前就来到办公室,一天工作12个小时。遇上忙的时候,周末还要加班10个小时。他说:“现在的几百万美元,早就不是上世纪70年代的几百万了,那个时代也许还能过上所谓富人的生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生活指数太高
  硅谷的生活指数确实太高。2007年1月到3月,硅谷的平均房价是78万美元,是美国平均房价的3倍多。此外,购物、教育等费用也高于美国其他地方。
  克伯拉斯是硅谷的一名软件工程师,他的个人资产在500万美元之上。他说:“如果我生活在中部的堪萨斯城,我就是真正的富翁了,但是在硅谷,我还是穷人。”
  托尼·巴巴格伦22岁开始在硅谷的一家小公司工作,20年后,他通过出售公司的股票和期权,挣了360万美元。不过,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仍然要为日常生活的开支操心。他收入的40%被美国政府以各种税的名义抽走,360万就只剩下了220万。他用其中的75万美元在远离硅谷的城市买了一幢房子,又花了35万装修。现在,他的银行账户里就只有100多万美元了。为此,托尼还得每周工作70多个小时。
  
  财富容易化为泡沫
  硅谷百万富翁们的焦虑,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还只是“纸面”上的百万富翁,手中握着的公司股票和期权,等到可以兑现的时候,很可能不知道从最高点跌落到哪里去了。
  49岁的巴热斯基是硅谷的一名女工程师,曾是硅谷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她手头的股票价值曾高达2000万美元,但是,她只兑现了其中的100万,其余的随着狂泻的纳斯达克股市化为乌有。目前,巴热斯基重新组建了一家小软件公司,又回到了夜以继日、重重压力的创业生涯。
  
  搬离高档社区就意味着失败
  硅谷百万富翁的密度之高,也带来了社区内部的无形攀比。米尔勒提曾经是一名身价5000万的富翁,受到2000年泡沫经济的影响,他的资产缩水了90%,他曾经考虑过搬出高档社区,但最终他无奈地说:“这样的搬家意味着失败,没人愿意生活往下走。”于是,米尔勒提咬着牙,重新建立了一家网络公司,证明自己并不比那些邻居们差。
  个人资产高达1000万美元的凯利说:“在硅谷,1000万美元资产算不了什么,这里的人永远把目光放在比自己挣得更多的人身上。”
  (瑞雪摘自《新闻世界》2007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