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6期

小学生的“死亡课”

作者:唐绿意

字体: 【



  说到“死亡”,国人总觉得“不吉利”,因而不仅在日常生活中有意尽量少和孩子谈及,而且更将其坚决地拒之于儿童教育门外。相比之下美国人却实在、开通而且明智得多。他们乐于在孩子3~4岁时就向他们作出关于“死亡”的诠释,当然这种诠释又是十分深入浅出、形象生动的。
  美国儿童教育专家早已发现,由于传媒的兴旺发达和信息的超速流通,3周岁的幼童大多已接触到“死亡”这个词。他们可能会在跟小伙伴的交流中提及“死亡”,并对其感到既神秘又恐惧。他们或许还会若有所思地向大人们提出许多相关的具体问题,如:难道我们每个人总有一天都会死吗?我要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不死行吗?我的小朋友和我以后也非得死吗?不过孩子一般要长到10岁左右才能理解“死亡是永恒的”这样深奥抽象的道理。而在此之前,他们往往不会如成人那样,为亲人的死亡带来的哀伤背上沉重的情感包袱。他们只是想知道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此而已。
  对于儿童提出的“死亡问题”,美国家长总是给出最为直截了当、简单明了的回答,他们也较少利用神话或宗教中的诸如天堂、地狱之类的传说来对死亡作出解释。这是因为他们认定,要是孩子长大了并不相信这些,那他就必然会陷入更深的无所适从之中,难以自拔。
  当然美国人更不赞成将“人死后都会变鬼”这样的“黑色迷信”作为知识,来传授给天真的孩子。他们认为:要是同时还把“鬼”描绘成面目狰狞的怪物,负作用可能就会更大——这样的“解释”除了可能误导孩子外,无疑只会增加孩子做噩梦的可能,并人为地加大了孩子的恐惧感等其他种种心理压力。
  更确切地说,绝大多数美国家长是将“死亡”视为一种“情感知识”存入孩子的“知识库”的。他们断言:可能有那么一天,家中一只小狗小猫或家庭成员真的西归时,孩子便能动用他所需要的“情感知识”,来理解他将面临的深深悲伤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美国人还认为,待孩子长大到有足够的领悟能力时,向其传授某些积极的“生死观”也许还能帮助他塑造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人生观。成人社会往往这么解释说:其实“死”和“生”一样自然而然又顺理成章——没有了“死”,也就无所谓“生”。一个人死了,其肉体诚然在世界上消失了,他遗留下的思想、作品和所做的好事仍可能被后人津津乐道。
  美国的一些小学校里甚至开设了别具一格的“死亡课”。让接受过专门训练的殡葬行业从业人员或护士走进课堂当起教师,跟孩子们认真地讨论人死时会发生什么事,并且让学生通过轮流演剧的方式,模拟一旦遇到亲人因车祸死亡等情形时的应对方式,或走进火葬场参观火葬的全过程,甚至设计或参加一场模拟的“向亲人遗体告别”仪式等等。
  而美国“死亡教育”中最精彩的一幕是:越来越多的儿童在父母或老师的带领下,纷纷来到郊外专为绝症患者提供善终服务的疗养院。小不点们跟大人一起,把准备好的五彩缤纷的花瓣轻轻撒向临终者们的床榻。还有的孩子则显示出对“仙逝之美”的深深崇敬——他们勇敢地握住正处在弥留之际的老人或病人干枯的手,一边向他送上祝福的话语,一边微笑着目送他告别人世。
  (白狼摘自《法治人生》2008年第10期 图/周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