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8期

血染的钻石

作者:金惠子

字体: 【



  钻石,全世界女性都渴望拥有的最美丽的宝石,却凝结着非洲人民的血和泪。到了非洲,我才认识到钻石是所有大屠杀的元凶。
  “血染的钻石”究竟给当地人民造成了多么深重的灾难,只有手脚被剁的塞拉利昂人民自己知道。叛军为了将居民驱赶出钻石矿山地区,不惜砍掉人们的手,制造血淋淋的恐怖事件。邻国利比里亚也因此成了整个非洲地区与钻石有关的走私军火、贩卖毒品、洗黑钱等犯罪活动的中心。
  我们送给爱人做礼物的钻石竟然如此昂贵,昂贵到要塞拉利昂、安哥拉、刚果的孩子们用手指和手去交换的地步,我们再也不能助纣为虐了。
  安哥拉虽然早在1975年就摆脱了葡萄牙人的殖民统治,并宣告独立,但此后一直内战不息。在1992年至1997年间,内战夺走了大约50万人的生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叛军组织依靠钻石销售购买最先进的武器进行疯狂的屠杀。
  穆罕默德在矿场工作前曾是一名童兵。
  他说,童兵们肆意杀人、斫人手足,甚至集体强奸妇女。我问他不觉得这是在做坏事吗?穆罕默德回答说他有时候也有这样的罪恶感,但是有的孩子却把这种事当做乐趣,而且举枪之前还要打赌。
  虽然他认为自己长大了,但是充其量不过是个18岁的孩子,他的回答竟然如此漫不经心,好像什么都无所谓。
  与穆罕默德聊过之后,我去了帮助遭受性暴力少女恢复健康的康复中心。在那里,我见到了丽贝卡。
  丽贝卡面无表情地坐在等候的人群中。她伸着瘦长的双腿,正给孩子喂奶。她的旁边依偎着一个头发晒得发黄、含着大拇指的5岁女孩。她的眼睛里包含着某种东西,她的脸庞在众多黑人女子中间依然有着耀眼的美丽,卷曲的头发仿佛要融入肌肤,又被芦苇似的金属绾得条条缕缕。然而,最吸引我的,却是她那毫无表情的脸庞。我的摄像机镜头闪来闪去,她也漠不关心,只是偶尔给怀中的孩子换换乳头。
  这就是只有18岁的丽贝卡。
  丽贝卡13岁的时候,就亲眼目睹了叛军用刀砍掉爸爸和妈妈的头,然后踢来踢去的情景;接着,她又看见姐姐被砍断胳膊遭到强奸,随后也被当场斩首的惨状;最后,叛军集体轮奸了年仅13岁的她。心与身都受到巨大创伤的她当场就昏厥了,醒来以后被带到叛军队长面前。叛军队长见丽贝卡脸蛋漂亮,于是娶她做第5个妻子。因为她只是第5个小妾,所以什么粗活重活都叫她做,每天夜里都被烟头烫、挨打和强暴。
  讲起这些故事的时候,丽贝卡平静地向我展示了她的大腿和胸脯,上面满是触目惊心的烟头烫的伤疤。不久后,她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站在旁边吮吸手指的女孩就是叛军队长的孩子。5年后,政府军打了进来。当着丽贝卡的面,政府军队长砍下了与她共同生活了5年的叛军队长的脑袋,然后以保护丽贝卡的名义把她带走了,同样做出了为人不齿的丑事。于是生下了正在丽贝卡怀中吃奶的孩子。
  这个年仅18岁的少女经历了电影也难以编造的巨大悲剧,却依旧心甘情愿地给孩子喂奶。哦,上帝,世界为什么如此不公啊!
  今天,塞拉利昂的内战终于结束了,丽贝卡带着孩子们寄居在亲戚家。我去看过她们的家。所有的东西都被破坏了,3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只剩下了3面墙壁,里面放着一张破烂不堪、一动就叮当作响的床。丽贝卡说,亲戚带着他们的孩子在床上睡,她和自己的两个孩子睡在地上。因为房子太窄了,亲戚也一直赶她,要求她搬出去,可是她实在没有地方可去。非洲大地如此辽阔,却没有丽贝卡的容身之所。
  丽贝卡现在住所的对面有个6平方米左右的只剩墙壁的房子。她说自己想住那样的房子。我立刻满足了她的愿望。我们重建了坍塌的墙壁,买来床和家具,送给她够6个月吃的粮食。之后,我拉着丽贝卡的手向她道别。灰蒙蒙的尘土在飞扬,直到我的身影依稀不见的时候,丽贝卡还在依依不舍地挥手,挥手……
  但是我也知道,我不可能真正告别丽贝卡,因为在塞拉利昂,还有无数的丽贝卡,无数的穆罕默德。
  有位印度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如果某个人在路上发现有人中了箭,他不会关心箭从哪个方向飞来,也不会关心箭杆用什么木头做成,箭头又是什么金属,更不会关心中箭的人属于什么阶级。他不会过问这么多,只会努力去拔出那人身上的箭。”
  (杨兴文摘自《雨啊,请你到非洲》中国三峡出版社 图/志荣)